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上访量排名”是在开历史倒车  

2013-05-28 17:29: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访量排名是在开历史倒车

杨 涛

 

“实行上访量排名,主要是想督促相关责任人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件在基层解决。”521日,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吴存荣建议,对于非正常上访、到省集体上访的数量,各个县区或实行每月排名调度,如果某个县区排名前两位,三位党政主要负责人就要找你“喝茶”了。(《市场星报》522)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称,自今年3月至今,暂未收到国家信访局关于各省(市、区)“非正常上访人次数的排名表。但是否以后将永久取消这一排名表,目前尚不知情。而有些地方,例如在例如长沙市早已经不再进行信访考核与排名,并要求各地信访部门不要进行截访。如今,合肥又搞出个“上访量排名”,其实并不是什么创新,而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我这样说,始创者肯定会反对。设立一项制度,创立者都会用善良动机为自己作解释。“上访量排名”的初衷在于督促地方政府及时将矛盾解决在当地,避免民众告状无门,采取过激的方式甚至是扰乱社会秩序的方式进行上访,影响社会稳定和政府形象。吴存荣也说“这并不是说控制信访数量,信访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桥梁”,实行上访量排名,主要是想督促相关责任人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件在基层解决,让政府负担起责任和工作。

   这样解释创立的动机,或许在刚实行时还能让人相信,但今天还在说这话,那简直是欺骗,或者是无知。原谅我说话的刻薄,但放眼今天神州大地,谁人不知,“上访量排名”的异化,谁人不知诸如“安鼎信”的黑保安公司的肆虐,谁人不知“被精神病”的猖狂。因为,一项制度的设立,如果本身内在不科学,或者没有相关的配套制度,这一制度很快就会被异化,走向设立初衷的反面,“上访量排名”就是典型的一例。

    上访问题本身是很复杂的问题,有些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并不是地方政府本身能解决;有些问题特别是征地拆迁问题,本身就与地方政府利益冲突,地方政府根本不想解决;也有少数问题,实际走了司法程序,上访人不断上访,无理取闹。这些问题堆在地方政府身上,在“上访量排名”的压力之下,地方政府的选择是两种,一种是对于无理取闹,实在难缠的上访户,则进行无原则的妥协,所谓“人民内部矛盾人民币解决”,结果引发一批跟风者,“小闹得小钱,大闹得大钱”;另一种是,对于大多数的上访户,则是严加防范。派人围追堵截访民有之,委托黑保安公司拦截访民有之,关访民到“黑牢”有之,由此还延伸出访民正常上访被殴打、强奸、被劳教、被精神病。访民原本的合法诉求得不到满足,在上访过程中,又遭遇公权力的“二次伤害”,公民权利更加得不到保障,社会由此变得更加不稳定。

    一项制度走向了设立的反面,我们该反思一下这项制度的合理性,而不是认为力度不够,愈加强化。上访的实质有二,一是希望寻求更高层次的救济,希望能解决权利受损害的问题,二是就是希望权利有个表达的渠道,希望让更多的人知晓。针对这二个问题,都不是设立“上访量排名”所能解决,而必须对症下药。其一是加大督查和解决问题的力度,对于访民的受损权利及时予以救济,帮助解决,同时倒查责任,是那一级地方政府和部门引发的问题又不解决,追究领导责任,如果截访的罪加一等;另一方面,如果少数确实无理取闹者,也不能无原则用人民币解决问题,只要上访者不打乱社会秩序,就允许他上访或者有个表达权利诉求的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23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