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用提高红会级别来摆脱行政干扰是饮鸩止渴  

2013-04-26 09:3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提高红会级别来摆脱行政干扰是饮鸩止渴

 

 

杨涛

 

中国红十字会赈灾救护部部长王平认为,红十字会不能去官方化,这是法律赋予红会的特殊职能,跟其他的慈善组织没有可比性。不但如此,王平还说,如果中国红十字会级别高点可以发挥更好的作用。因为,红会有权发起募捐,有权处分其接受的救助物资,但有的政府部门提出将款物交出,红会不愿意交,但基层红会很弱,很难办 (人民网425日)

世人皆知,中国红十字并非是一个民间组织,而是具有浓厚政府背景的“二政府” 中国红十字会拥有副部级的行政级别,同时被列为中央财政一级预算单位,遍布全国的各级红十字会,均被纳入行政或事业编制,接受全额或部分财政拨款,负责人多由同级政府任命,人员参照公务员管理,享受公务员待遇。这样的一个慈善组织,不受政府部门干扰才怪?救济款物怎么可能不成为政府部门眼中的“唐僧肉”?

很显然,只有让红十字去行政化,人员不受行政机关控制,财物不受行政机关掌握,才能摆脱行政干扰。让红十字会去行政化,回归民间组织,也是学界和民众的普通共识。然而,王平的意见居然是摆脱行政化需要加大行政化,看来,目前副部级是不够用的,红十字要正部级才好;红十字会也不要扭扭捏捏的做什么“政府工作领域的助手”,直接成为行政机关才好。这种思维好比一个患重病的人,不是给他吃药打针,而是让他吸毒,麻痹神经,所谓“饮鸩止渴”也。

这很符合一个体制内人的思维----这再次证明红会工作人员体制化特征,因为,体制内人都有一个惯性的“路径依赖”,那就是将受到行政干扰归结为行政级别,摆脱行政干扰的出路就是提高行政级别,用高行政级别来抵御行政干扰。当食品问题泛滥时,就抱怨受行政干扰太多,提高质监局行政级别;当药品问题泛滥时,也抱怨行政干扰太多。实际上的问题是,提高行政级别一时管用,却未必长期有效。比如质监局、药监局升格了,食品、药品问题依然严重。而摆脱行政干扰,根本是要权力受到制约与监督,权力要关进笼子里,在法治轨道运行。比如说,红会提高行政级别又有什么用呢,地方政府总是能管得到你,总是有办法挪用你的救济款物。

问题的另一面是,提高行政级别,是加固红会行政化,将红会本身更难受外界监督与制约,积重难返。红会的问题,不仅仅是会受到地方政府行政干扰的问题,更是自身不透明、不公开,浪费、挥霍,众多救济款物没有送达受捐助人的问题。一个“郭美美”事件,让红十字会公信处于悬崖边上,就是红十字会多年问题的总爆发。由于长期的行政化,红会沾染了大量政府机关的不良习性,“官本位”,官僚主义,办事效力低下,信息不公开、不透明,浪费,种种恶习表明,红会只有摆脱行政化,回归民间组织本性,全面向民众公开信息,接受民众监督,才能凤凰涅磐、浴火重生。否则,红十字总是逃脱不了质疑和是非的漩涡,重启对郭美美的调查有什么用呢?而企图提升红会行政级别,则是让红会更强的姿态去拥抱行政化,这“鸩”饮下去可不是那么好止渴的。

      提出提高红会行政级别,从根本上反映了红会内部的行政化体制与行政化思维根深蒂固,在红会内部已经形成了因为行政化而凝结的既得利益团体,他们怕失去“公务员”帽子,害怕失去因为行政化获得的各种利益,他们以行政化为荣。如果不借用外部力量,仅靠他们自身去改革,不是与虎谋皮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