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上级法院更需要讲理  

2013-03-12 20:4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级法院更需要讲理

杨  涛

2011年6月30日,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和职务侵占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丁增有期徒刑18年,以职务侵占罪的共犯和虚开增值税发票罪,数罪并罚判处丁立富有期徒刑4年。在这份文号为“(2010)宝刑初字第906号”的一审刑事判决书,以长达33页共18429字的篇幅,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丁增、丁立富经济犯罪案件,从管辖权、事实、证据、法理、程序等各方面进行了充分的论理后,郑重作出了前述判决。

然而,这样一个充分说理的判决,2013年2月4日,在上海市二中院在受理上诉18个月之后,一纸裁定撤销了宝山区法院的前述判决并发回重审。这份裁定从未半个字说理,仅仅只有14个字——“原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这份裁定有两个地方让人疑惑不解,首先,审判是有时间限制的,刑事案件的审理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审结,超过期限审理就是违法。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上诉案件,应在二个月内审结。但从2011年7月10日上海二中院接受该案的上诉时起算,该院历时近18个月才审结。一个案件拖延这么长时间,而且还只是一个发回重审的裁定,这里面存在着什么猫腻呢?我们不惮地最坏的想像,据http://chenjieren.blog.sohu.com/257055097.html《上海法院最不讲理判决撤销最讲理判决》一文中称,丁增家人通找到了当时回江苏泰州老家过年的上海高院某领导,托其帮忙疏通此案,他接受请托后,一方面自己向二中院打招呼,另一方面又疏通一位上海市高院副院长,让其以批示的形式,干预此案的二审判决,试图为丁减轻、开脱罪责。这会真是此案的幕后原因吗?

 当然,最令人不解的是,上海二中院对宝山法院详尽说理的判决,简单粗暴以“原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的,作为上级法院有向下级法院发回重审的权力,上级法院也有监督法院的权力。但是,这种法定的权力是要监督下级法院的正确实话法律,而不是有蛮横的权力,因为无论是下级法院还是上级法院还是最高人民法院,都是要依法公正地法律。只有公平、公正地实施法律,才能赢得公信力,法院才有存在的价值,否则民众何必要到法院来打官司呢?所以,上级法院要撤销下级法院的判决,就必须有明确的事实和法律依据,要讲道理、情理和法理。正因为如此,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领导在多次场合都强调判决讲理的重要性。我们对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杰克逊大法官“我们不是因为没有错误而成为终极权威,而是因为是终极权威而没有错误”的话,熟记在耳,孰不知,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如此具有公信力,如此让人们所折服,更重要在于他们判决中的详尽的讲理,是以理服人,而不是以力服人。那么,上级法院最不讲理的裁定否定下级法院最讲理的判决,不要说当事人,就是下级法官,他们能服吗?此案难道真是如有人所猜测的那样,是某些领导故意拖延时间断的“葫芦案”吗?

但愿这些疑惑在不久的将来能迅速解开,还当事人一个公正的说法。

 

 

 

  评论这张
 
阅读(72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