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城管外包:权力双重异化,涉黑人员难免变身为城管  

2012-08-12 23:0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管外包:权力双重异化,涉黑人员难免变身为城管

         杨  涛

远看像黑社会,近看是执法人员。这事说的城管,而且是改革开放前沿地带的深圳的城管。据大洋网8月6日报道说,2011年9月,深圳城管龚波在“执法”时被小贩刺死。事后,龚波一度被渲染为英雄,所在公司还为其申请“革命烈士”。日前,警方发现,龚波竟是某犯罪团伙骨干。他们披着城管外衣,对辖区商贩敲诈勒索收取保护费。目前,深圳全市参与城管外包的公司有35家。

一个涉黑人员怎么成为了执法的城管人员,说起来的奇怪,其实并不奇怪,因为深圳许多城管服务都已经打包拍卖了。打2007年起,深圳市政府便以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在全市配备使用城市协管员。截至目前,深圳全市共有35家公司参与城管服务外包。黑社会组织仗着人多势众,采取“围标”等方式轻而易举地竞标到城管外包业务。而他们一旦公共权力在手,狗难改吃屎的本性,他们能不“借城管之名,大肆驱赶小贩,霸占摊位,向摊贩收取‘保护费’,攫取非法利益“吗?

  所以,黑社会成员成为执法的城管人员,这看起来是咄咄怪事,却符合权力的内在逻辑,因为公共权力在这里已经双重异化了。本来城管这个执法机构就妾身不明,并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城管享有的各种处罚权、管理权,其实是在地方政府的指令下,由工商、规划、建筑等部门让渡的。然而,这样一支妾身不明的队伍,却是民众的生活息息相关,举凡占道、违章建筑、征地拆迁等等敏感事项,他们都在场。这本身就是公共权力的一种异化,但是,由于他们的工作关系到城市的外表光鲜、领导的政绩,他们却理直气壮地亮相于公众眼皮底。

 按理说,既然本身妾身不明,城管这支队伍人员素质要更高些,对他们的行为规范要更严格一些。然而,深圳不是在提高城管人员素质上着手,而是想着的是将城管服务外包,将从别的执法部门收到的权力以城管的名义再次让渡。这里,表面上是“服务外包”,其实质却是“权力外包”。因为,政府的一些公共服务,包括建筑公共工程、教育宣传等服务是可以向社会招标的,但是,城管进行是执法,是一种强制他人的权力,权力是由民众让渡于政府,这种权力是不能由政府委托于私人。在这里,深圳市将城管的公共权力再次异化,将公共权力外包给了私营性质的公司。照此,我看公安局、法院也可以让私人承包了?如此进行城管权力外包,黑社会人员成为城管,在普通公民看起来是件咄咄怪事,但事实上,在外包的华丽外衣之下,城管不变身成为黑社会,那才是怪事呢?

以我“小人之心”揣测,也许当公民痛心于城管权力落入黑社会人员手中之时,但某些政府官员却是希望达到这样的效果。因为,在某些官员看来,只有起用黑社会人员,才能整治那些小商小贩,让城市看起来更加光鲜。君不见,许多地方,基层组织中,收纳了不少“两劳”释放人员当村委会人员、治安联防队员等等,让黑社会人员参与征地拆迁,用他们的霸气、蛮力来推动官员的政绩工程。

     特区之特,在于敢为人先,在法治化建设,在制约权力,在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和监督权上有所创新。遗憾的是,这些年来,我们并没有看到深圳在这些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倒是在公共权力的异化开了先河,这难道不能引起我们的深思吗?

 

  评论这张
 
阅读(23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