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副市长名贵金表从何而来?  

2012-05-16 10:2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副市长名贵金表从何而来?

  杨  涛

       在中国,名贵的手表已经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地位的象征。这个真理最近又被一位地级市的副市长印证了。这位副市长是常德市委常委、副市长卢武福,这位与韩国前总统卢武炫仅一字之差的副市长派头十足,当记者采访他时,他脚踏爱马仕鞋,手戴欧米茄镶钻金表,在记者面前落落大方,丝毫也没有为他这副价值昂贵的行头感到不好意思。(《常德地王迷局》http://chenjieren.blog.sohu.com/215987837.html

      其实,有关官员与名贵手表的事情,近些年成为网民关注的焦点。由于名贵手表代表着身份与地位,官员们争相将名贵手表戴在手上进行炫耀。而且,戴名贵手表存在一个规律,官位越高,手表越名贵。有一位好事的网民“花果山总书记”专门晒官员的名贵手表,他看到一位参与处理温州动车事故的领导手上戴的是价值7万多元的劳力士,山西某组织部长手上戴的是欧米茄海马,这种表最便宜也得7万元;华东某省的一位组织部长到一个贫困户家送食用油,手上戴了一块近8万元的积家MASTER,足够买一列车厢食用油。当然,好事的结果是“被和谐”,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因为官员名贵手表之事,还曾惹过一场笔墨官司。前几年,一名网友在《县委书记,您戴的什么表?》的帖子中,公布了16个不同省份县委书记戴名表的照片。网民证实最贵的是陕西佛坪县委书记的一款劳力士手表,市场价在52万左右。佛坪县委书记杨光远很快作出了反应。杨光远书记称自己被误会,手表是只值两三千元的梅花表,他已委托专人为自己维权。这维权之事最终没有下文,但这事说明,官员虽然以名贵手表为荣,但这只是在官员与官员、官商等场合,在公共舆论的场合,官员还是尽量否定自己的手表是名贵的,低调、再低调,这跟卢武福副市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秀”了一把手表是不同的。

       名贵手表还往往与官员腐败联系在一起。比如被网民拉下马的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也是网民从他抽高档烟和戴价值10万元的名表“江诗丹顿”发现的线索。北京市国土资源局顺义分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刘宝因为腐败而锒铛入狱,其中罪状就有收受北京朗依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潘京萍给予的以12万余元价格购买的积家牌手表一枚。这事其实并不奇怪,以官员每月几千元的收入而言,那买一块名贵手表,不吃不喝也得几年的时间,他们如果没有钱权交易,怎么可能戴得上进心动辄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上百万元的名贵手表呢?

卢武福副市长手中的欧米茄镶钻金表,记者称价值10多万元,我对于手表鉴定没有天赋,不敢定论,有兴趣者自己不妨鉴定一下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314990&page=1&1=1#8314990)。但我同样有个疑问,这样昂贵的名表,卢武福副市长又是从何而来,他是拿自己的工资去买的吗?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目前,在常德出现这样一桩怪事:一块两年之前的“地王”被开发商反复倒腾,市政府本应向违约的开发商收取一亿元保证金,反而变成政府向开发商“补偿”3200万元。而其中主刀者正是卢武福副市长,这事跟他手上名表有没有关系,我不敢多作联想,还是请纪委同志去调查吧!

据说,早在1998年,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就邀请一批香港记者到沈阳采访,在采访时,慕绥新市长的一身“行头”:衬衣、领带、西服、皮带、鞋……全身上下皆是名牌。一位好事的香港记者粗略一算,少说也得几万港元。自此,他就认定他是一位大贪官。我不敢说,官员的行头就一定跟腐败有直接关联,但是,至少官员有自证清白的义务,否则,老百姓凭什么相信你一身昂贵行头、戴名贵手表,手中掌握着巨大的公权力,还是一位清官、好官。

  评论这张
 
阅读(15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