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怕得罪人不敢不收”警示结构性腐败  

2012-11-21 09:4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怕得罪人不敢不收”警示结构性腐败

           杨  涛

 

广州太和镇城管队长王宝林,于2009年6月至2011年7月任职期间,受贿所得400余万,另有689.51万来源不明。对此王称:“行贿人都是见不到我的,都是通过中间人来行贿,这些中间人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如果我不收的话,得罪不起。”(《新快报》11月19日)

一个贪官,居然还把“怕得罪人不敢不收钱”当作受贿的借口,这理所当然会遭到许多网民的呛声。你作为一名行使公权力的官员,为何还要收黑钱,为何不去抵制那些有权有势者呢?这样的抨击当然是对的,但是,仅仅以这样的道德指责,我想是很难治理腐败,下次另外一位贪官站在法庭上,照样还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贪官当然不能将“怕得罪人不敢不收钱”当作受贿的借口,但是,这一句惊世骇俗话连同王宝林另一句:“这里就像一座庙,庙里有很多菩萨,我肯定不是最大的菩萨,也不是最小的小鬼。他们到庙里来上香,肯定不是只给我一个上”,却都不是戏言。前一句的例证是,河南新乡市宾馆原党委书记、经理靳保玺因为在拆迁过程中收受他人50万元好处费,而中间人是卫滨区区委书记郑涛;北京市地税局计划财务处原副处长彭英斌因受贿落马,而介绍他受贿的其中就有市地税局前局长王纪平。后一句例证更多,比如四川省犍为县原县长杨国友第一次收受他人送的现金后,十分害怕,于是到时任县委书记的田玉飞办公室汇报,问怎样处理。田玉飞说既然送了就收下,不用怕;而在早在7年前的黑龙江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案中,向上,马给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黑龙江省原政协主席韩桂芝等众多高官送钱;向下,绥化市下辖10个县市,有半数以上县市的处级以上干部涉案,仅绥化市各部门一把手就有50多人都向马送钱。

 在这种上贪下腐,中间还有大蛀虫的氛围下,如果你想不收钱,那的确是一件很得罪人的事情,这意味着你不收钱是在装逼,是瞧不起同事,无视领导,这还意味着等待你还有无数的小鞋穿,你的仕途走不远。当然,你也可以要求他做道德圣人,不求高官厚禄,那怕“脚下是万丈深渊也要踏下去”。但是,遗憾的是,现代政治学从来不假设道德圣人掌握公权力,而且,在如今由上级选下级的体制之下,掌握公权力的人是道德圣人的机率更小。更何况,即便是道德圣人,面临巨大的诱惑而又缺少监督之时,难免也会“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怕得罪人不敢不收钱”看似戏言,实则反映了我们的腐败并不是单独的个案腐败,而是结构性腐败,甚至是制度性腐败。王宝林是一个贪官,但是,他的腐败却不是个人的腐败,而是置身于一个大染缸中,是染缸中污水让他变得发臭。如今,当王宝林出事了,我们惩治他,我们在道德上谴责他,这好比在一个尽是墨水的大染缸中,我们将一粒染黑的大米去掉,或者要求继续留在大染缸的米粒洁身自好,不被染黑。问题在于,去掉一粒染黑的大米,能保证其他大米不被染黑吗?那些继续在大染缸的大米怎么能做到洁身自好呢?

   某些地方出现了结构性腐败,如果还只是在使劲打“死老鼠”,那不是弱智就是别有用心,这话特别要对一方的主政者说,如果能放开舆论监督,能让政务在阳光之下运行,为权力与权力互相制约,并辅之以严厉的反腐,那才是真正在反腐败。

  

 

  评论这张
 
阅读(8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