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28万吨铬渣17年非法堆放背后有多深的利益内幕?  

2011-08-21 23:1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8万吨铬渣17年非法堆放背后有多深的利益内幕?

                    杨  涛

 

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人“铬渣污染事件”又曝出一条新闻:在该化工厂后门一个露天铬渣堆放处堆放有28.84万吨铬渣,这个堆放处距南盘江只有一条土路之隔,该企业在生产之后有17年都没有对铬渣进行任何处理。而如此庞大数量的铬渣堆,不论是搬运或者是处理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央视8月16日)

两名不法司机受节省运输费用的利益驱动,共在麒麟区三宝镇、茨营乡、越州镇的山上倾倒剧毒工业废料铬渣140余车(茨营乡1车、三宝镇40车、越州镇100余车),共计5222.38吨,造成了土地和水源污染和共造成倾倒地附近农村77头牲畜死亡,这是官方的通报。但是,让人更恐怖的是,涉事企业在政府监管部门的眼皮底下,非法将28.84万吨铬渣堆放17年,该铬渣堆与南盘江只有一条土路之隔,并已经造成数十头来此饮水的牲畜死亡,当地政府视而不见,在通报中也不着一墨。

不要跟我炫耀你们处置的迅速有多快了,且不说倾倒发生了二个月你们才调查,而又在二个月后,在媒体追踪下,实在无法隐瞒下才开始发出政府通报,就是眼下这个多达28.84万吨铬渣,这么多的废渣,恐怕要一个航母才能堆下的,对这么多的废渣视而不见,受利益驱动的岂止是两名不法司机-----要知道,由于铬污染毒性强,修复难,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开始全面整顿铬盐行业,逐步关停并转了40多家铬盐企业。到2005年只保留了25家,而对于残留的大量铬渣,国务院在2005年也曾向全国发出通知,要求所有历史堆存铬渣都要在“十一五”末全部实现无害化处理。

云南“铬渣污染事件”与紫金矿业事件一样,遵循同一个逻辑:长期污染——一朝事发——急救瞒报——媒体揭露——政府通报——追究责任——澄清无六价铬污染——部委调查……。而我们已知,紫金矿业的污染并不是一朝一夕,早在那场洪水发生前,污染已经是触目惊心,“禾苗基本不长稻穗;患癌症的人逐渐增多,村民养的牲畜也不敢喝河里的水,让人很担心”。但是,当地政府却一直隐瞒、包庇此事,直到洪水将真相揭穿。而在这种包庇的背后,则是重重利益的黑幕。首先,紫金矿业,2009年年净利润超过35亿元,超过中国黄金企业利润额总数的1/3,是当地的利税大户,为官员们脸上贴金。其次,当地官员甚至省市官员深度地介入了利益分成。该县政界大部分退休官员成为紫金矿业的抢夺对象,被委以闲职后,年薪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这些官员计有:担任公司党委常委的原上杭县人大主任林锦添;兼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至今但即将退下来的县政协主席温文标;担任公司党委常委的县人大原副主任范志喜退休;担任公司总裁办主任的县党校原校长郭文生。当然,来自北京和省里的前高官也不少:担任公司独立董事的原地矿部前总工程师、中国地质科学院院长陈毓川;担任公司独立董事的原福建省资产评估中心主任、福建省国有资产管理局局长、福建省财政厅副厅长林永经……

与此可见,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28万吨铬渣17年非法堆放,恐怕不是当地监管人员没有发现那么简单----即便是没有发现,这也是渎职、失职,监管人员视而不见,是不是因为这家公司是当地利税大户,是当地领导政绩生产基地,有意无意地漠许如此干,或许,这默许的背后,还不仅是政绩作祟,更多是官员本身介入了钱权交易,或许还有官员及其子女在该公司担任什么职务呢?如果不深挖这背后的利益黑幕,光抓两个不法司机,恐怕又是只打苍蝇、不打老虎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