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前副市长上访传闻与公众的“想像狂欢  

2011-07-22 23:2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副市长上访传闻与公众的“想像狂欢

             杨  涛

 

近日,有媒体刊发新闻,报道贵州六盘水市前副市长到北京戴着口罩远处指点女儿上访、贵州警方办案不积极等问题,引起网民强烈关注。针对此事,本报记者在贵州展开调查,走访公安机关,并取得前副市长本人亲笔所书的说明材料,证实以上新闻不实。(《人民日报》7月20日)

虽说副市长上访的事情遭受田万昌妻子龙立英及他本人亲笔所说材料的否认,龙立英表示,“田万昌长期生病,而且病情很重,我的女儿发生的这些事,都没有告诉过田万昌,田万昌没有参与我女儿的事,更不可能到京支持她非正常上访,我本人也未到北京搞非正常上访。”但这并表明记者是在捏造事实,甚至是道德破产。因为,此事是田万昌继女龙美伊告诉记者,记者是转述龙美伊的话。而新闻事实是一个逐步清晰的过程,记者并不可能在短时间了解所有情况,新闻失实并不等于记者捏造事实。

 甚至,此事到底是否失实也值得商榷。虽然田万昌本人及妻子对此事进行了否认,有关部门也否定此事。但是,考虑到田万昌虽然退休,但他仍然是体制内的人,他仍然需要领退休工资和报销医疗费用,他要是公开承认上访,对地方政府是一种难堪,对于本人更没有什么好处,这种否认是否违心也不得而知。曾记否,长沙市原市委副书记朱尚同发表公开信,批评该市创建国家文明城市“劳民伤财”。长沙市芙蓉区区长李蔚找上门,希望他否认网上的公开信,说那不是他写的。

 当然,更重要的在于,即便是前副市长上访完全失实,为什么当初这一消息公布于媒体上,公众和媒体无一例外地相信这是事情,没有人提出任何质疑,甚至,即使在今天报纸公开表明这一事件失实时,仍然有不少网民相信这是真实的呢?

 无情的事实教育他们,必须相信这是一个事实。长期以来,上访被视为一种弱者走投无路寻求救济的办法,访民往往是弱不经风、苦不堪言的形象。但是,“弱者”的又该怎么定义呢?是那些失地农民还是那些下岗职工,是,但不全是,我们在上访的队伍中也经常看到那些公务员、前官员和千万富翁。因为在一个法治不健全、正义不彰显和权力不受制约的社会,并不是完全以阶层来划分弱者,而是在于,谁的权力更大、谁的财富更多,谁的合法伤害权就更大,在强权面前,任何人都可能沦为弱者,没有最弱,只有更弱。如此,一个前副市长上访也并不奇怪。

 而且,公众愿意希望这是一个事实。在长期上访和寻求正义的过程中,许多公民太疲惫了,他们需要一个上访的前副市长作为同行,来为自己心灵作出抚慰。如果无法寻求正义,人们在痛苦中生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比较,让自己的痛苦在与别人的比较中,看到生存的希望,“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现在,一个前副市长也来上访而且是一个分管维稳的前副市长也来上访,人们心中的痛苦自然能减轻很多,他们需要一个前副市长来上访,给自己来一个“想像中的狂欢”,以减轻自身痛苦。当然,这种“想像中的狂欢”还有另外一层含义,既然分管维稳的前副市长也会上访,那么这一事实会不会提醒目前尚在体制的那些“维稳力量”,能换位思考那些访民和弱者,如果依然蛮不讲理,可能那天你就会成了我。

否认了前副市长上访一事当然简单,似乎也能给当地政府形象挽回了一点面子,不过,我们可能更应当想想公众为何对一个传闻会如此痴信,以及这种“痴信”背后的“想像狂欢”,可能对于提高我们执政能力更有帮助!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