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绝对权力之下,强拆没有“最后晚餐”  

2011-07-22 23:2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对权力之下,强拆没有“最后晚餐”

 

     杨  涛

 

 

“家是安全的"这个理念,在黑龙江省庆安县却被颠覆了。人口只有40多万的庆安县,自6月底以来,两周之内,至少发生了三起以上暴力强迁事件,其中多人受重伤。这些事件,共同点如下:发生在民宅,一伙身份不明人员棍棒威胁,挖掘机直接扒房……不同点是:分散在城区不同地点,靠近不同建筑工地。不大的庆安县城,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人民网7月19日)

强拆对于许多人来说,已经有些审丑疲劳了。今年1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似乎给人们注射了一针强心剂,让人们看到希望的曙光。去年,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出台前夜,媒体还不断地呼吁,谨防开发商疯狂强拆,进行最后的晚餐。善良的人们以为,新《条例》出台将是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强拆的噩梦,他们将抢在新《条例》前进行最后的晚餐。

事实证明,善良的人们再次“失算”了,当人们跟他讲道理时,他跟你讲法律(旧《条例》),当人们跟他讲法律时(新《条例》),他跟你讲暴力。新《条例》出来后,暴力强拆,不管是地方政府组织的,还是开发商自己干的,依旧是层出不穷。今年4月22日,湖南株洲58岁的农民汪家正,为反抗株洲荷塘区法院的强制拆迁,在自家屋顶自焚。七天后,汪家正在医院死亡;5月9日,江苏兴化53岁的张桂华,因法院要强拆其使用了10多年的浴室,而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火自焚;5月13日,江苏灌云县发生强拆,当地村民陆增罗点燃汽油自焚,当场死亡。

 这不能怪善良的人们太幼稚,只能说他们的对手太残暴。黑龙江省庆安县发生的多起强拆事件,再次让人们见证了这种残暴。比如在被拆迁户翟德敏的遭遇:一个名叫付立新的人带着五十多人,手持木棒、铁棍、砖头、石块,来到他的房子,不由分说,对他及其家人进行了殴打,他和妻子还有80多岁的父亲在受暴过程中身上多处受伤,儿子翟庆新和内弟黄志富由于受伤严重被送到医院。这事已经不是用恐怖分子甚至是黑社会所为能解释的,因为恐怖分子往往是针对不特定的人,而黑社会人员多少还是有所顾忌,打砸抢还是要在暗处。

  原来,这都是一帮公权庇护和武装之下的恐怖分子。强拆翟德敏的开发商据说有手续,不过是“在我仍然拥有自家房子土地使用权的前提下,国土部门竟然把我的土地使用权再次转移给了开发企业?”公权违法发放手续为开发商恐怖活动鸣锣开道。接下来的是,当被拆迁户人被打伤、房屋被拆除,当地公安机关表面虽介入,但并没有实质作为,公权再次为开发商恐怖活动撑腰壮胆。更可怕的是,当强拆迁事件发生后,当记者闻讯前往采访时,庆安县委宣传部的态度是:“经请示县里有关领导后,涉及的土地、建设、房产等政府部门不能接受采访。"公权为阻止外界介入监督不遗余力进行阻拦,更是让开发商恐怖活动有恃无恐。

  有了如此蛮横的开发商和如此袒护的公权,即使你将新《条例》捧在手上,挂在墙上,也无法阻挡开发商疯狂的推土机,先前,不是有人手举《宪法》也湮没在强拆的脚步中的事例吗?无论是否有新《条例》出台,强拆没有最后晚餐,只有更疯狂的饕餮。暴力强拆的问题,不在于缺失法律规定的问题,而在于权力是否受到监督与制约的问题,不是规范拆迁工作的问题,而是如何分解绝对权力的问题。当行政、司法、执行甚至宣传等多种权力都集于一身时,脆弱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怎么能抵挡公权庇护之下的开发商轰响的推土机呢?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