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药监局公事私了,也是执法圈套  

2011-07-17 23:2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药监局公事私了,也是执法圈套

 

                         杨  涛

 

“职业药品打假人”高敬德来杭州打假,一份与药店的“私了协议”上,竟然出现药监部门的公章。打假人认为,执法部门有 猫腻”;而药监局则表示,自己被“下套”了。(《新京报》7月14日)

从来只听说过执法部门给公民“下套”,例如上海交通执法部门给公民孙中界“下套”,搞钓鱼式执法,从来没有听说过公民给执法部门“下套”,就是有个别公民在上访中“要价过高”,也被相关部门以“敲诈政府罪”被刑拘的刑拘、逮捕的逮捕、判刑的判刑。这次居然公民给执法部门“下套”,莫非“职业药品打假人”高敬德吃了豹子胆不成?

结论是,就是给高敬德吃了豹子胆,他也不敢给执法部门“下套”。他举报江干区神龙保健用品商店卖假药后,分明是江干区药监局5月15日打电话让他到药监局协商,跟卖家做一次性了结,并不是高敬德央求着药监局,麻烦公权力帮助他与神龙保健用品商店之间进行一次“私了”,给药监局下个套。从头到尾,高敬德作为“职业药品打假人”,就是要示作为执法部门和享有公权力的药监局,认真地履行一下自身职责,查处一下卖假药的商家,要求他们“公了”此事。

当然,药监局说了,之所以被认为是“下套”,那是因为他们在应高敬德的要求,在他们“私了”的协议上盖了章,“当时我觉得不是很合适,也提出过疑问。这是两家的意见,我们就没有太多坚持。原来不盖章的,最后签完了,高敬德提出一定要我们(药监局)盖章。我们没想这么多。”这事存在争议姑且不讲,便是应高敬德的要求盖的章,我也看不出有什么“下套”的痕迹。你公权力要求人家“私了”,并主持了“私了”过程,人家让你作为见证人在协议上盖章,我看也不过份,这至少表明,是药监局要求下“私了”的,并见证协议具有效力,这事跟“下套”是扯不上关系的。

倒是说药监局,却是有下“执法圏套”之嫌疑。按理说,作为执法部门的药监局从来就不是吃素的,他们享有人民赋予的执法权力,又拿出纳税人给予的薪水,当然是有职责与义务来查处违法卖假药的商家。但这事奇怪的是,高敬德举报了神龙保健用品商店卖假药两年多后,此案居然还在办理之中且有无限期办理的趋势,而且,2年前被举报的这些假药,在神龙保健品商店所处的杭州市天城路上至今仍有销售。药监局不是积极去办理卖假药案件,却积极去主持所谓的“私了”,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要知道,“公了”----查清事实,给予卖假药商家行政处罚,才是药监局的本职工作,“私了”之事---民事赔偿,虽说药监局也可以主持调解,但并没有是他们主要工作,当事人双方对于赔偿有争议,自有法院去主持公道,用不着药监局多费心。药监局不去积极办公事,却费心去搞“私了”,是不是想用“私了”来代替“公了”,用“私了”收买高敬德。给他下个“套”,让他无法再为“公了”而呼吁奔走,进而掩饰自身渎职或者是徇私舞弊之实呢?

  我看药监局还是别忙着指责高敬德给自己下了个“套”,还是加快点办理“神龙”案件,给出一个公正的结果,在目前有“私了”的基础上有公正的“公了”结果,药监局才不会让人质疑是在给高敬德下“执法圏套”,是要用“私了”代替“公了”。药监局如果能努力走向这个方向,“私了”协议上出现药监局公章其实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