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从贪污逾2千万的小局长看“腐败落势化”  

2011-05-10 21:1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贪污逾2千万的小局长看“腐败落势化”

             杨 涛

山西省忻州市保德县住建局原副局长李志强借职权之便贪污、受贿,违法违纪所得高达2293万余元,且横行当地多年,刁难、凌辱,甚至殴打不顺从他的干部群众,成为一大“官霸”。(《新京报》5月9日)

 按理说,一个县的信建局副局长,不过是一个小小副科级,在官场是最小的“芝麻官”,然而,他却能毫无障碍地地将二千多万非法所得进入自己腰包,小小贪官大腐败表现的特别明显。然而,如今,却不仅是李志强如此,诸多贪官同样如此:原山西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大队长关建军,一个连科级干部都不是的官员,却是坐拥数以亿计财富的涉黑组织的头号人物; 山西省忻州市繁峙县副检察长、反贪局长穆新成,官小权力大,个人资产高达两亿。

   这种现象,用反腐败专家林喆的话来说,就是“腐败落势化”,就是指腐败现象从较高的职位向下落,向基层渗透。许多腐败现象的主体可能仅仅是科级干部甚至是普通人员。根据《南方周末》的统计,10年里出现在媒体视野中涉案上千万的贪腐案例,科级(及以下)官员至少有17个,6个涉案金额近亿元或上亿元。科级以及科级以下的官员腐败呈现不断增大的趋势。

 其实,“腐败落势化”其实并不难理解。从政治学角度上讲,腐败与权力滥用只和权力大小以及权力是否受到监督与制约有关,与官员本身级别大小并无直接关系。法国政治学家孟德斯鸠曾指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一条万古不易的定理,这就揭示了权力与腐败的深刻道理。事实上,在实践中,我们看到,与小官大腐败对应的,但是,许多厅级干部却会在人大、政协会上诉苦,称他们买不起一套房子,因为,前者掌握了实权,而后者,虽然贵为厅级,他们所能掌握的权力委实有限。

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今天的级别小的“贪官”呈现增多以及涉案金额打破一个又一个记录的“腐败落势化”,跟我们两种趋势也有很大的关系。一种趋势是,科级以及科级以下的干部所掌握的权力越来越大,一些至关重要的权力掌握在了科级及其以下的干部手中,给他们以“权力寻租”极大空间;以及他们所掌握的资金越来越雄厚,近些年来,中央通过扶贫、移民等多种转发支付,给地方小官们以掌握巨额奖金的机会,让他们有机可趁。

第二个趋势是,我们基层小官权力越来越大,纪检、检察机关的打击力度也越来越大,但是,我们的反腐败制度建设仍然很不健全,预防腐败、制约和监督权力的体制建设仍然停留在“雷声大、雨点小”的程度,体制与机制建设根本无法起到有效预防腐败的作用。比如当年李志强的同事郭玉玺说,和李共事期间,他曾多次找县委县政府的相关领导,总被告知“完了咱再研究”。最后他被调离了,李志强却还稳坐其位。

消除“腐败落势化”,首先一个是要加大打击力度,加大打击力度始终是震慑贪官的一个有效武器,但是,对于科级及其以下的科级干部的打击过程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要消除地方保护主义,要加大对县(处)级官员的查处力度,要打掉小贪官背后的“大保护伞”。其次,仍然是要把制度建设摆在头等重要位置,这种制度建设,从宏观上讲,则是权力对权力的制约,权利对权力的监督与制约,比如纪委的监督,舆论的监督,官员的民主推选,从微观上讲,我们给官员多大的权力,对于他的权力的公开透明和监督同样要有多大,不能权力与受到监督不对等。

  评论这张
 
阅读(20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