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最后的流氓犯”被收监:执行中的不正义应得到矫正  

2011-02-23 20:2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流氓犯”被收监:执行中的不正义应得到矫正

 

       

                       杨  涛

 

北京人牛玉强在1984年“严打”时,因“抢帽子”等行为被以流氓罪判处死缓,后服刑期改至2008年。1990年,牛玉强保外就医,2004年4月被收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监狱管理局表示,牛玉强保外就医逾期近12年未归,其刑期顺延至2020年。牛玉强的委托律师周泽向农八师监狱局发函,建议牛玉强将逾期时间计入刑期。2月21日,周泽收到对方回函,表示坚持顺延刑期。周泽再次致函新疆监狱部门,申请重新裁处延刑期决定。(《新京报》2月22日)

“流氓罪”不见了,但是“流氓罪犯”居然还在监狱中呆着,这听起来似乎是笑话,但现实却真实地上演了这一场黑色幽默。而且,这事经过律师周泽的几番努力,媒体的多次曝光,仍然无果,监狱方面看来大有要让牛玉强将牢底坐穿之势。

  牛玉强的服刑的问题,首先是公权力机关失误由该由谁来承担责任的问题。牛玉强之所以被重新投入监狱,是因为监狱认为他在保外就医到期后超时未归。问题在于,监狱方面虽然采取了网上追逃、发函协查、发通知等行为,然而,在长达12年时间里,他们却从来没有到牛玉强监外执行所在地调查了解情况,监狱方面在没有及时将牛玉强收监存在过错。而对于牛玉强来说,监狱方面并没有准确地将他已经到保外就医到期的事情通知到他,甚至所谓通知之事,连当地派出所都不知情。对于一个并无多少法律知识,每月坚持向当地派出所管片民警汇报自己的思想及活动的牛玉强来说,他根本无从知道自己保外就医是否到期,以及到期后该怎么办。国家机关怎么能将自己的失误强加于一个认真接受改造的罪犯身上呢?

对于“最后的流氓犯”进行收监,也不符合普通人心目中的正义观。一些专家主张“我国的刑事立法和司法原则是讲究罪刑初定的。也就是当初犯罪时被认定的罪名,经过法院判刑后,就应该将判决执行完毕”。但是,正如我们所知,所谓“流氓罪”早在1997年修正《刑法》时已经取消了,如果在1997年前犯有“流氓罪”行为的人,如果在1997年后审判,只要没有犯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行为,按照刑法中“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就不再认为是犯罪,法院也不会判处其刑罚。换一句话说,牛玉强的案件在1997年以后审判可能就判无罪,那么,凭什么他在1997年前审判,就一定要坐牢坐到2020年呢?

如果对此还有疑问,不妨让我们都走进美国学者罗尔斯布置的“无知之幕”之中。在“无知之幕”中,罗尔斯假设把大家聚集到一个幕布下,约定好每一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将会在走出这个幕布后将在社会里处于什么样的角色,然后大家讨论针对某一个角色大家应该如何对待他,无论是市长还是清洁工。在“无知之幕”之中,每个人都可能会成为像牛玉强这样的在“流氓罪”已经取消后的“最后的流氓犯”,我相信没有人会选择让他继续坐牢,因为打击他对社会已无意义,反而对他本人造成额外的惩罚。

 然而,人们只习惯于在审判中体现矫正正义,却忘记了在刑罚执行中,罪犯也应当得到矫正正义。但是,从平等和捍卫正义的角度上讲,审判中的不正义应当得到矫正,在执行中的不正义也应当得到矫正。恰恰我们的法律制度中也有这种执行中矫正正义的工具---特赦制度,即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对特定的犯罪分子免去其刑罚的部分或全部的执行的制度。周泽律师就曾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法律建议书,建议对牛玉强予以特赦。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特赦牛玉强不仅对个案进行了不正义的矫正,让“最后的流氓犯”得到正义的救赎;而且更有利于激活这一沉睡已久的制度,让刑罚执行中的不正义都能普遍得到矫正,让那些“罪名已经消失”的罪犯都能得到正义的救赎,而不是仅仅让这一制度福泽特定的战犯。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