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六旬老人“自缢鸣冤”岂能被“民事纠纷”  

2011-01-18 20:5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旬老人“自缢鸣冤”岂能被“民事纠纷”

 

                           杨 涛

 

1月15日,一则名为《阜宁县新荡村委会强行扒堤放鱼,活活逼死鱼塘承包人》的帖子出现在某知名论坛,随即引发网友关注。据帖中反映,死者荀吉德为邻县建湖人,承包该村近400亩鱼塘已13年,今年塘内现存精养鱼几十万斤,原计划在今年春节前将鱼清塘上市,并已联系好买主。但该村委会支书董光日等人欲将鱼塘转包他人,为逼走原承包人,不顾其跪地哀求再等10日鱼出塘后让出该鱼塘,直接找来大型挖掘机,将鱼塘堤坝挖开放水放鱼。荀吉德无法承受,“被逼无奈于1月12日凌晨在该村委会雇来的挖掘机上自缢身亡”。(《东方早报》1月17日)

我宁愿“六旬老人自缢”这让人心寒的一幕,又是知名网民彭宝泉等人策划的一起如“女子卖身救父”一样的网络行为艺术,但是,残酷的事实告诉我们,这不是一起行为艺术,而是活生生的事实。老人死了,有镇政府的调查结论作证,这本来让人够心寒了,但是,调查结论让我们更心寒,因为调查将这一起事件,轻飘飘地定性为“民事纠纷”,是新承包人与这位老人之间的一起民事纠纷,帖子所称“村委会雇来的挖掘机”被认定为“新承包人徐某派来的挖掘机”,权力在此结论中撇得一干二净。

 从帖子所称的与村委会的纠纷,到调查结论所称的与新承包人的民事纠纷,这表面上仅仅是纠纷的当事方不同,但由于产生的实质意义就迵然不同。如果仅仅是承包人之间的纠纷,那么就不存在权力压制权利的问题,也不存在权力滥用的问题,村书记、村长一干人就脱得干干净净,网民的怒火也就是大大降温,老人的“自缢鸣冤”意义就大大地削减。

但是,在我理智还没有完全丧失以前,我无法相信这仅仅是一起简单的“民事纠纷”。因为,我相信人毕竟有同情心,如果新承包人是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的承包权,即便是新承包人有再多的理由,他也不会可能如此蛮横地拒绝一位老人提出推迟10天交付鱼塘的请求,这鱼塘里面可是有鱼几十万斤,那是老人的家产和一生的心血。新承包人就是要求老人给予一些违约赔偿,也不可能忍心如此糟蹋他的一生心血。

  唯有可能的是,权力介入了这起所谓的“民事纠纷”。权力与其他人进行勾结,牟取暴利,不想让老人继续承包鱼塘,又耍出手腕剥夺老人的权利,遭受老人的抵制。于是,凭借权力获得新的承包权的人和那些掌握了权力的人,不能光明正大地提出自己的主张,便要心急火燎地千方百计赶走老人,一天、二天都不能耽误,因为他们担心夜长梦多,万一老人利用拖延的时间来上访,且不让他们前功尽弃。我这种猜测也为帖子所证实,帖子称“马荡居委会部分人却在2010年3月26日通过暗箱操作,未通过我父本人把此塘口转包给第三者。为此我父向马荡居委会多次提出申诉和告村民书,要求在同等价位的基础上继续承包,但操纵马荡的部分人都置之不理。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采取要求我父亲为塘口添置变压器等各种无理做法,千方百计地排斥我父续包。”

 当然,真相到底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老人在12日自缢,而镇政府在不到几天就出来了调查结论,而且结论与受害人家属反映的截然不同,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位“民事纠纷”的结论是让受害人被“民事纠纷”了。政府的公信已然在老人“自缢鸣冤”受到损伤,我们不希望因为调查结论再受一次损伤,我希望更高层的政府和司法机关介入调查,以及让网民组成的调查团进行公正、中立和独立的调查,还受害人公正。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