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造林减刑”须创造一个公正司法环境  

2011-01-10 18:0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造林减刑”须创造一个公正司法环境

杨 涛

 

因盗伐林木100余棵,广东省惠州市的农民陈伟良和曾必强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4年。然而,近日的二审判决“出人意料”:改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5万元,更“出奇”的是还要义务造林10亩。本应坐牢服刑的盗林犯,何以获得法律的“仁慈”?(《京华时报》1月9日)

是啊,罪犯本应坐4年的牢,现在却仅仅是回家去种植10亩树,难道是法官在徇私枉法?对此,有关专家是这样解释的,惠州中院将判刑从4年改为缓刑,让陈伟良和曾必强既受到刑罚处罚,又弥补了对社会造成的损害,达到了刑事办案的最佳效果。这种处理方式来自于恢复性司法的理念,法律在对犯罪者进行惩罚的同时,更希望能够“亡羊补牢”,让犯罪人改过自新,回归社会。

这样的解释有没有道理,当然有道理。刑罚的目的除了惩罚以外,还有教育和预防,如果采取这种判缓刑同时又义务造林的方式,让罪犯既接受到一定惩罚,又能悔过,还能教育其他人,比单纯地给予罪犯重罚,更有利于刑罚目的实现,何乐而不为呢?来源于西方的“恢复性司法”理念,与我们当前提倡的“宽严相济”中的“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轻缓处理轻微犯罪”也是相吻合的。

不过,这事情要是拿到网络和社会上讨论,恐怕又会和“赔钱减刑”一样引发很大的争议,理论上很说通的东西在现实中却未必那么可行。譬如说,最高法院曾经下发《意见》明确,“被告人案发后对被害人积极进行赔偿,并认罪、悔罪的,依法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这样的规定,从刑罚原理上讲,并无不妥,积极赔偿反映了被告人主观恶性降低,当然可以考虑从轻,但这一规定很快被坊间解读为“赔钱减刑”,进而,进而认为有钱就能购买刑罚的宽大无边。

坊间的解读是一种针对现实语境的判断,其实不无道理。好的东西在现实中往往走形,源于它凌空高蹈,并没有扎实的制度作保障。就“赔钱减刑”这一规定来说,在当前司法腐败频发,而被害人的经济赔偿经常无法得到保障的情形下,我们确实很难防范一些法官利用手中的权力来迫使被害人接受经济赔偿,进而达到为被告人减刑的目的。而“造林减刑”,这也算是一个好主意,我们也相信惠州中院的判决是出于公正,但是,要是这一制度推广开来,在法官的监督与制约不能到位的情形下,我们能保证相信其他法院的法官不会利用这个东西作借口,为自己的权力进行寻租吗?

而且,“造林减刑”中的“造林”的目的能否真正达到,也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题。陈伟良和曾必强被判处的是缓刑,在缓刑期间他们要造10亩的林,但是,目前的缓刑却跟“回家过年”没有什么区别,法律虽然规定缓刑“由公安机关考察,所在单位或者基层组织予以配合”,但现实中的相关细则没有制定,加之人员力量的问题,缓刑犯的考察一直流于形式,而在国外,执行“缓刑”有专门的“缓刑官”来执行。如果普通的缓刑犯都没有人考察,那么,谁能很好地监督陈、曾两人完成“造林”任务?对此,连专家也表示怀疑“法院不具有足够的力量来进行监督,相关配套制度和措施还需进一步完善。”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达到让罪犯“造林”目的,那判缓刑是不是放虎归山呢?

  说一千道一万,要引进先进的司法理念,或者说要让好的规定要得到很好的执行,必须要先建立一系列的配套制度,比如要建立法官能得到有效监督与制约的制度,提高司法的公信力,对缓刑的执行建立一个周密的制度,等等。否则,我宁愿这些先进理念缓行,因为,司法的权力寻租带来的危害远甚于“造林减刑”带来的些许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