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正义不能靠法袍的屡屡蒙羞来实现  

2010-10-14 18:5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义不能靠法袍的屡屡蒙羞来实现

杨  涛

 

 

妻子在法院工作10年被辞,身为法官的冯缤为维权状告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案子迟迟不能立案,冯缤穿法袍多次上访。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判决双方解除劳动合同。10月11日,湖北省高院民事裁决,要求该院再审,并中止执行这一判决。 (《新京报》10月13日)

 在再审申请中,冯缤及妻子称,原判适用法律错误,逻辑不清等,要求重审。孝感市中院则认为,再审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但是,湖北省高院却作出民事裁决,冯缤夫妇要求再审符合法律规定情形,指定随州市中院重新再审此案,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这表明,湖北省高院至少初步认可冯缤“原判适用法律错误,逻辑不清”的理由,这为冯缤妻子案件的顺利解决,打开了半扇通向正义的门。

   这半扇门的打开,居然是以法袍的屡屡蒙羞作为代价,令人匪夷所思。冯缤妻子案件本来是一起普通的劳务纠纷案件,如果严格依据法律和事实进行裁决,不难解决。但是因为案件涉及的当事人一方,是本身以主持公平正义为己任的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事实却变得复杂起来。先是冯缤夫妇的起诉无人受理,告状无门,冯缤不得不身穿法官制服到湖北省法院门口上访,甚至是用头往车上撞,才换来了立案和审判;但是,审判仍然没有给予其应有的公正,他不得已又只好再次身穿法官制服到省法院门口上访。由于他多次利用了法官制服这个道具为自己寻求公正,孝感中院干脆釜底抽薪,直接免去了他“助理审判员”的资格,取消了他法官的资格,派他下乡工作去了。

  按理说,法院是主持正义的地方,那么当法院作为一方当事人卷入纠纷中,理应带头遵守法律,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捍卫法治;如果某一个地方的法院不遵守法律,那么它的上级法院就应当通过审判来迫使他遵守法律,法院在自己涉案中更应当公平、公正的司法,才能换来他在审判别人案件中的公信力。同样,一个普通人遇到纠纷时,法院应当还他公正,一个法官遇到纠纷时,法院更应当还他以公正,如果法院不公正地对待一个法官,那么其他又怎么相信它会公正地对待普通公民呢?然而,在冯缤案件中,正义的每一步推进,都是以法袍的蒙羞作为代价,立案不成,冯缤不得不借助法袍为道具,为自己占据舆论高地,法院在法袍成为反讽的对象时,不得不匆匆立案;申请再审不成,冯缤又不得不再次借助法袍为道具,博取舆论的同情,法院又在法袍再次蒙羞时,裁决再审。这个过程显示,一个简单民事纠纷,不能依靠事实和法律来解决,而是底下的“实力较量”,一方以权力示强,拒不理睬,另一方则以身穿法袍上访示弱,吸取媒体的目光,正义依靠法袍的蒙羞得以接近,而法院的公信力却在法袍的一次次蒙羞中逐渐丧失。

   再没有比正义的实现依靠法袍的蒙羞让我们感到寒心的事了,法治的实现,本身是以法袍的愈来愈神圣为前提,因为法官不可能由神充当,同样是凡人法官依靠自身的公正审判和借助了法袍、法槌等道具塑造了金身,有了神的威严。法袍的神圣与权威与法官的公正审判休戚相关,法官没有了公正审判,法袍就丧失权威;法袍的权威丧失,人们愈加不相信法官的公正审判。真希望冯缤妻子案的公正审理,不再让法袍在上访中亮相;而每个公民的追求正义的道路上,不再有法袍的蒙羞作为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