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集体土地征地拆迁须“关进笼子”里  

2010-09-21 20:0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集体土地征地拆迁须“关进笼子”里

           杨  涛

 

9月1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达沃斯夏季论坛回答城镇化问题时直言,土地问题根本上与制度有关,农民合法的土地得不到应有的保障,现有的财税制度在相当程度上还存在着“土地财政”的现象。这造成一手从农民那里廉价得到土地,另一手又高价卖给开发商。他明确表示,必须从制度上解决这些问题。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岿透露,目前正酝酿立法解决集体土地征收和补偿中存在的问题,诸如补偿标准过低、补偿不公、失地农民生活保障、暴力强拆等。(《新京报》9月17日)

 去年发生在成都的唐福珍自焚案,直接推动了五位法学家的上书和加快《拆迁条例》修改进程,但是,吊诡的是,《拆迁条例》针对的是国有土地,而引发唐福珍自焚的,却是集体土地上的拆迁。集体土地上的征地拆迁,长期游离于立法者视线之外。

 翻开近些年的征地拆迁史,集体土地的征地拆迁上可谓血泪斑斑,唐福珍自焚案为世人皆知,而发生在去年12月15日下午,北京海淀区四季青镇北坞村村民席新柱自焚案,原因也在于政府对其家的宅基地和房屋评估太低。据国内相关统计,目前因征地补偿和安置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已经占到我国农村群体性事件的65%以上。城市国有土地的征地拆迁,再怎么残酷,毕竟还有一部《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可依,但是集体土地的征地拆迁,说来令很多人大吃一惊,居然没有一部明确的法律或者法规可依,各地通常是参考土地管理法,有些地方政府则出台相应的规定,对农村集体土地上的房屋的拆迁参照城市房屋来执行。

  法律的缺失,几双有形之手没有笼子关住,便游荡于集体土地上,成为农民的梦厣。这第一双手就是地方政府的权力之手,地方政府强行征收集体土地、拆迁土地上的房屋;第二双手是集体组织的权力之手,随意征收农民的土地和拆迁忘情;第三双手是开发商的利益之手,开发商与前两者勾结,化集体土地和农民的房屋为滚滚财源。

  在法律缺失和几双有形之手的压迫之下,新形势的农民在集体土地的承受着新型的“三座大山”。这一座“大山”便是土地和自家的房屋朝不保夕。由于法律并没有对什么是“公共利益”作出规定,“公共利益”往往成为“地方政府利益”,进而变成某些官员和开发商的利益,农民的土地和房屋可能一觉醒来,就被写上大大地“拆”字。并且,作为被征地拆迁主体的农民,在事关能否征地拆迁的问题上,没有一点发言权;第二座“大山”便是,所谓的土地集体所有,而实际使用土地的农民权利虚化。现行的法律规定农村集体土地归集体所有,由集体经济组织和村民委员会行使所有权,而集体经济组织有乡、村、组三级,所谓“集体土地人人所有,却人人无权”,集体土地征地、拆迁往往由听命于政府的村委会与政府签订协议,农民自身并无自主的权利,甚至,就连从政府手中拿到的可怜的土地补偿金, 同样遭受各级官员的层层克扣;第三座“大山”则是,征地补偿和房屋拆迁的补偿金由政府单方面来决定,而政府的“土地财政”决定了其必须获取征地、拆迁与土地拍卖之间的高额差价,他们的土地补偿标准特别低,根本没有考虑到农民将土地作为最基本的生活来源所必须给予的长期补偿,无法赢得农民的认同。有数据表明,与城市房屋拆迁补偿相比,农村土地上的房屋补偿额相差5倍。

由此可见,要解救于农民于新型“三座大山”之下,必须将所有滥用权力之手关进笼子里。目前,尽管存在集体土地征地拆迁由那个机关来立法更妥当、公共利益、补偿标准如何来确定,土地增值是否由农民独享等问题,但是,这些问题都不应该成为立法迟迟启动的理由,权力之手再不关进笼子,不仅关系到农民权益的保障,更涉及地方政府将利益收入袋子、将社会不稳定的风险抛向中央的风险,兹事体大,不容拖延。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