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陈九霖不该为国外的违法行为埋单吗?  

2010-06-24 21:4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九霖不该为国外的违法行为埋单吗?

                      杨  涛

因把中航油拉入炒作期货的巨亏漩涡而在新加坡服刑1035天的陈九霖 (原名陈久霖),出狱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再度复出,引起业界关注。这位一度顶着“航油大王”、“打工皇帝”等多顶耀眼光环的风云人物,如今希望国人能给予其更多的包容,“只要得到支持,我有信心重新登上成功的殿堂,再创辉煌!”不过,现任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陈九霖,不过是该公司8位副总之一,而且是分管人力资源。无论是公司还是自己的分管业务,都和让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石油再无半点关系。(《京华时报》6月23日)

   对于陈九霖的复出,媒体聚焦在于,陈九霖当年领导的中航油因从事油品期权交易而导致5.5亿美元的巨额亏损,致使中航油几乎破产,而根据《企业国有资产法》的规定,国有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被免职的,自免职之日起五年内不得担任国有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造成国有资产特别重大损失,终身不得担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陈九霖怎么能再次担任国企的高管呢?

不过,对此,陈九霖自己有话可说,“中航油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是经过公司董事会、证监会和民航局批准的,而给他定罪的主要起因之一——股票配售也是经过批准的。”也就是说,当初的巨额亏损是集体决策所致,不能由他个人来承担,所以,他一直还向有关部门“讨说法”,甚至要求重新回到中航油工作。有关部门大概也是基于当初是集体决策的考虑,才让其到葛洲坝集团工作。

然而,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陈九霖当年有新加坡获罪,并不是因为中航油的巨额亏损,企业有盈有亏,这个法治国家并不管。陈久霖涉及的6项指控分别为:制作虚假的2004年度年中财务报表、违背公司法规定的董事职责、在2004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表中故意隐瞒巨额亏损、不向新交所汇报公司实际亏损、欺骗德意志银行和诱使集团公司出售股票。也就是说,他的欺诈、隐瞒等行为违反了公司管理秩序,损害了公司股东、债权人和社会利益,正是这些行为,而不是他造成公司巨额亏损的行为,为新加坡政府不能容忍,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因为,在一个法治国度,国家是市场秩序的“守夜人”,国家有责任维护市场的正常交易秩序,保证公司的诚信,维护股东、债权人和与市场交易中相关人的责任。

  如果我们纠缠于陈九霖因为造成中航油巨额亏损,而认为他不能再担任国企领导人,就很可能形成一个“死结”。因为“中航油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是经过公司董事会、证监会和民航局批准的”,是一个集体决策,板子打在他个人身上似乎并不妥当;此外,东航、国航等几大航空公司在成品油期货交易上也有巨亏,中信泰富也曾高达155亿港元的亏损,它们的高管不曾受罚,光惩罚陈九霖显属不公平。但是,陈九霖在“财务报表中故意隐瞒巨额亏损、不向新交所汇报公司实际亏损、欺骗德意志银行和诱使集团公司出售股票”这些扰乱公司和市场管理秩序的行为,同样在国内也是为《公司法》甚至《刑法》等法律所禁止的,他在国外有这些欺诈、隐瞒等行为,他适宜在国内继续担任国企高管吗?

  目前,似乎并没有法律禁止在国外犯罪或者违法的人不能继续在国内继续担任公司的高管。但是,在国内因为4070夥缸锘蛘呶寅内因为40a/,国航等几大航空公司在成品油期货交易上也有巨亏,中信泰富也曾高达a/,国簃谮国=ar叽颽/,筧/,1我.n亏,中经济的行为{就癖ㄍ民燃复蠛娇展沿续n>我>  

 & ,莕tById('blog-163-com-main');s="m2wumiiRel dI/di>大 log-star bcmifratn_yixin2m-share.com">我.com 我.css="pri1 nbw-blog.com ⒅羋="$ss="pri1 nbw-blog.css="pri1 nbw-bloglog-star.com">我>  p tmright 1 nbw-blog.c书&>&nbtag mshtoo2" timg src="htoLs="jx ⒉糰n id="$_surce=%E5%8D%9A%E5font-size:12px;tn_yixin2 我1 nbw-blog>&nbsext-decoration:nonemg src="hp tmright

用易信  “扫一扫”

1div>
 
我.com inpuId('blog;foden" nam;n> rdId" valu;n>defocu106e">lock 89="true"bloclock dot">·涛之随想(1b-inr .com">我.c.com inpuId('blog;foden" nam;n>rue"" valu;n>="_bPOST="b-inr .com">我.c.com inpuId('blog;foden" nam;n> " valu;n>行和诱

我.c.com inpuId('blog;foden" nam;n>r thfra" valu;n> ow"

   对于陈九霖的复出,媒体聚焦在于</Prame/P<bsp;&nbs"e="TEXT-INDENT: 2"rame訟9%;ow" 訟9%;ow" 5.5亿美元的巨额亏损,致使中航油几乎破产,而根据《企业国有资产法》的规定,国有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被免职的,自免职之日起五年内不得担任国有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造成国有资产特别重大损失,终身不得担任董事、监事、高级管国有公司的董事、监事再次担任国企的高管呢?

不过,对此,陈九霖自己有话可说,“中航油从</Prame/P<bsp;&nbs"e="TEXT-INDENT: 2"rame证监会和民航局批准的,而给他定罪的主要起因之一——股票配售也是经过批准的。”也就是说,当初的巨额亏损是集体决策所致,不能由他个人来承担,所以,他一直还向有关部门“讨说法”,甚至要求重新回到中航油工作。有关部门大概也是基于当初是集体决策的考虑,才让其到葛洲坝集团工作。

然而,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陈九霖当年有新加</Prame/P<bsp;&nbs"e="TEXT-INDENT: 2"rame企业有盈有亏,这个法治国家并不管。陈久霖涉及的6项指控分别为:制作虚假的2004年度年中财务报表、违背公司法规定的董事职责、在2004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表中故意隐瞒巨额亏损、不向新交所汇报公司实际亏损、欺骗德意志银行和诱使集团公司出售股票。也就是说,他的欺诈、隐瞒等汹继违反了公司管理秩序,损害了公司股东、债权人和社会利益,正是这些行为,而不是他造成公司巨额亏损的行为,为新加坡政府不能容忍,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因为,在一个法治国度,国家是市场秩序的“守夜人”,国家有责任维护市场的正常交易秩序,保证公司的诚信,维护股东、债权人和与市场交易中相关人的责任。

  如果我们纠缠于陈九霖因为造成中航油巨</Prame/P<bsp;&nbs"e="TEXT-INDENT: 2"rame訟9%;ow" 驴赡苄纬梢桓觥八澜帷薄R蛭爸泻接痛邮率脱苌方灰祝蔷径禄帷⒅ぜ嗷岷兔窈骄峙嫉摹保且桓黾寰霾撸遄哟蛟谒鋈松砩纤坪醪⒉煌椎保淮送猓健⒐降燃复蠛娇展驹诔善酚推诨踅灰咨弦灿芯蘅鳎行盘└灰苍叽155亿港元的亏损,它们的高管不曾受罚,光惩罚陈九霖显属不公平。但是,陈九霖在“财务报表中故意隐瞒巨额亏损、不向新交所汇报公司实际亏损、欺骗德意志银行和诱使集团公司出售股票”这些扰乱公司和市场管理秩序的行为,同样在国内也是为《公司法》甚至《刑法》等法律所禁止的,他在国外有这些欺诈、隐瞒等行为,他适宜在国内继续担任国企高乖免挚

  目前,似乎并没有法律禁止在国外犯罪或</Prame/P<bsp;&nbs"e="TEXT-INDENT: 2"rame訟9%;ow" 隆5牵诠谝蛭4070夥缸锘蛘呶寅内因为40a/,国航等几大航空公司在成品油期货交易上也有巨亏,中信泰富也曾高达a/,国簃谮国=ar叽颽/,筧/,1我.n亏,中经济的行为{就癖ㄍ民燃复蠛娇展沿续n>我.c.com inpuId('blog;foden" nam;n>9%E5%A" valu;n>Node="b-inr .com">我.c.com inpuId('blog;foden" nam;n>9%E5%AUrl" valu;n>

用="b-inr .com">我.c.com inpuId('blog;foden" nam;n>span valu;n>="b-inr .com">我.c.c我.c :px';n>

.com"> inwidtm-shareA.com">.com m-shp:px';n>
ard .com"> pright fc07 s="n Cou7 fw0ss="pri人ss="pri
722国外祎gl鷄s- atn_yixin2m-sha
62獾tgl0国as- atn_yixin2m-sha

ss="pri 1 pleft">.comss="pri1 .com">.com.com"> c01m-share.com">我.com hareitm yixin f-b>hareitm yixin f>hareitm yixin>hareitm yixin>ztag"> snt/j1 nbw-blog>&nbsext-decoration:nonemg src="hp rd ra" prightztaRes="n C thfra"EXT-INDENT: 2em;"> rigyod微瞕" 窒淼脚骾cnt"> bgext-decoration:none;_zoom:12em;">&nb>hareitm yixinle> right
bdspleft">hareitmpleft>  er. v违法34.loft1 nbw-blogle>h4 窒淼脚骾cnt"> = cl7height历史上的今天"w 4j1 nbw-blogle>&nbs窒淼脚髆ulticntft"> >hareitm.com">.c>hareitmpleft>&nbs:px';n>
h4 窒淼脚骾cnt"> = cl7height最近读者"w 4j1 pleft">>  multicntft"> >hareitmpleft>hareitmpleft>&nbs:px';n>
>h4 窒淼脚骾cnt"> = cl7height热度"w 4j1 pleft">> righo ltru" 窒淼脚髆ultt"> TEXT-INDENpleft>hareitmpleft>&nbs窒淼脚髍ight fc07 yod微瞕_t=":px';n>_zoom:12em>hareitmpleftdspleft>  ocumfodtm d" :px';n>
 &n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