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法盲”的生命权就能漠视吗?  

2010-04-12 21: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盲”的生命权就能漠视吗?

                              杨  涛

在去年年底的唐福珍自焚事件中,当时的现场主要指挥者之一、成都市金牛区城管执法局局长钟昌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觉得唐福珍自焚是一个法盲的悲剧。唐福珍对我们工作的不了解,把个人利益凌驾于公共利益之上。而我们既然是执法,肯定有强制性”“ 我对唐福珍不存在歉意。我是执法者,应严格执法,在法律面前不应该有歉意”。(《南方周末》4月8日)

先坚定地认为自己强制拆迁的行为是光荣地执行法律,然后,将抵制强制拆迁的唐福珍打成“法盲”,进而,认为“法盲”的自焚行为是抵抗执法。如此,面对拆迁户鲜血的钟局长大人就完全卸下了道德负担,唐福珍死亡的结果便只是地一场“悲剧”悲剧而已,根本不值得钟局长的道歉。但是我要说的是,盲目执行“恶法”并且漠视生命的酷吏为祸甚烈于腐败分子,因为腐败分子毕竟还会有“做贼心虚”的感觉,而自认为正义在手的酷吏却完全可以视生命如草芥。

   唐福珍是“法盲”吗?我看不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沈岿教授也认为“从电视、视频上就很明显看得出来,她对物权法、宪法是非常清楚的。”地方政府认定“暴力抗法”的前提是,唐福珍的房屋是“违章建筑”。我们岂不说钟昌林所执行的《拆迁条例》与《物权法》相抵触,本身法律效力就存在问题。就光成都地方政府认定唐福珍的房子是所谓“违章建筑”来说,也是存在问题。因为,唐家的综合楼和服装加工厂,是金华村招商引资使用土地政策优惠吸引她来得,村里还耍承诺过可统一办理房地产手续,只是后来没办成。现在,政府修路要拆除房子,但只补偿217万元,这与其投入的700余万元相比差距甚远,唐家当然不愿迁走。

   我一直无法理解的是,认定别人是“法盲”的执法者,有无躬身反省一下自己所执行的所谓上级“命令”、“决定”是否属于“恶法”,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成为“法盲”。 在嘉禾拆迁事件中,原城关镇党委书记、商贸城拆迁协调办副主任雷知先曾对记者说,作为决策的执行者,自己从来就没有想过项目究竟合不合法,“连怀疑都不敢”。从钟昌林义正辞严地指责唐福珍是“法盲”看来,估计他对自己执行命令的合法性,相信同样也是“连怀疑都不敢”。

     退一万来说,就是唐福珍是“法盲”,那么,面对“法盲”的生命权,执法者能漠视吗?执法应当人性化执法,当执法可能造成的损害高于执法所能保障的利益时,执法应当缓行,当是文明执法的共识。但是,钟昌林在唐福珍以死相逼,生命危在旦夕之际,他本来可以选择暂时停止执法,采取妥当的措施,平息事态后,在确保人身安全的情形下,再进行“执法”。但是,他仍然让他们的“执法”强力推进,他们在语言上进行劝阻,行动却丝毫不见缓步,最终让唐福珍在漆黑的成都深夜点燃了地狱之火。如此漠视公民生命的的“执法者”,如果不是“法盲”加酷吏,我不知道,这样的帽子给谁戴更合适。

    支撑钟昌林“凛然正气”的大概是他自视上级的命令是真理的固执,从来不敢反思上级命令是否符合法律的懦弱,和缺乏基本人文关怀的精神。当然,最重要的是,强制拆迁不力被问责远远高于拆迁中侵犯民众权利被问责的制度背景,这不,钟昌林在短暂的停职后又官复原职,再一次有力地支撑了他指责唐福珍是“法盲”的底气。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