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舆论监督之下用重典并非法治之道  

2010-03-30 19:1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舆论监督之下用重典并非法治之道

 

                 杨 涛

3月28日下午,辽阳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就市检察院工作人员王妍殴打辽阳市白塔区实验小学生高某相关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同一天,辽阳市公安局白塔分局决定对王妍处以拘留十五天、罚款一千元的治安处罚。而辽阳市市检察院也决定先行停止王妍工作,根据相关组织程序作出进一步处理。(东北新闻网3月29日)

 尽管王妍并非是检察官,而只是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但是,她仅仅因为小学生不小心将她车的油漆搞脱了一块,就动手抓住小学生胳膊对其质问并拽其往停车处,还往其脸上两巴掌的行为,有损于检察院工作人员的形象,公安机关对其进行治安处罚也不为过。但是,此事毕竟事出有因,情节也谈不上特别恶劣,对其“处以拘留十五天、罚款一千元的治安处罚”的顶格处罚,并“先行停止工作”,这种处罚偏重了一些。

  不过,我并不是来为这位书记员叫屈的,我注意到,王妍的掌捆小学生的事情是发生在3月23日下午,而对王妍的处罚却是在3月28日才作出,难道对她这么一件轻微违法的事情调查还需要五天的时间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原来是王妍打人之事被传播在网络上,引发了汹涌的网情,这才由辽阳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出面进行新闻发布会,这才对王妍作出这种偏重的处罚。

  比起一些官员违法法的案在网络披露后,网上喧闹一片,而网下有关机关岿然不动,这起事件应当是反映迅速,处理及时,体现了辽阳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对网情的尊重。但是我还是有几个疑问,疑问之一是,如果不是网络舆论的压力,有关机关是否会对这位案件质量管理处的书记员进行治安处罚呢?疑问之二是,便是有了网络舆论监督,有必要对她进行顶格的治安管理处罚吗?

  这两个问题是相辅相成的。如果在网络曝光前,我们的有关部门并不打算给这位书记员进行处罚,说明现在的处罚只是迫于舆论压力,是应付网情的需要,并非严格执法。其二是,在网络舆论监督之下,我们对这位书记员进行了顶格处罚,也并非是严格执法,而是考虑到网络舆论在燃烧,要迅速地扑灭网情,避免这种舆论蔓延到公安、检察机关,就必须下重典,将当事人与机关进行切割,那怕让违法的当事人暂时受点委屈也在所不惜。但是,我要说,无论如何,这些做法都不是法治社会的正常做法,在一个法治社会,没有舆论监督,违法的当事人,不用说是检察院书记员,就是贵为市长也得受到处罚;另一方面,即使有舆论监督,对违法当事人的处罚也应当公平、公正。

 “乱世用重典”,那是立法者想用严酷刑罚来治理混乱的世面,但在我们这里,在某些地方,却成为了“舆论监督之下用重典”。在平时,官员或者有身份的人违法甚至犯罪也没有人管或者手下留情,但是,如果网络一集中曝光,烈火可能迅速燃烧到上级,上级便迅速进行切割,痛下重典,对当事人进行顶格处罚,以抚慰受伤的民意。比如在江苏睢县,“茶具门”事件曝光后,县委迅速做出决定,免去蒋友军乡长职务,并责成睢县公安局免去城郊乡派出所张玉辉所长职务。至于等舆情平息后,有关当事人是否会官复原职,则不得而知。

 “舆论监督之下用重典”,只不过是有关部门明哲保身的一种做法,并非一种法治之道,一二次的网络监督胜利实在不值得网民过份骄傲,只有监督执法者常态执法,才是网络监督的终极胜利。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