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打死强奸疑犯判决争议中的法治焦虑  

2010-12-29 21:2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死强奸疑犯判决争议中的法治焦虑

           杨  涛

母亲得知女儿被强奸后,悲愤难当,拉上弟弟喊上朋友找“坏蛋”兴师问罪,结果却在一众群众的“助威”中,将“坏蛋”殴打致死。12月27日,该案在广州中院一审宣判,陈雪香犯故意伤害罪获刑5年,其弟陈建雄犯故意伤害和非法持有毒品两罪,获判17年徒刑,同案人汤炽辉则获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三人还需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近50万元。(《广州日报》12月28日)

按照刑法的规定,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陈雪香有自首情节,加之被害人可能存在重大过错,对她判处5年刑罚,也是在法定量刑幅度之内,判决本属正常。当然,如果考虑陈雪香家庭的实际情况,对她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也未尚不可。不正常的在于,网民的评论几乎一边倒地指责甚至诅咒法官判决不公,甚至认为陈雪香率众打死强奸疑犯是值得歌颂的义举。

人类社会步入文明社会、法治社会,就是每一个人都交出自身的许多权利,包括交出自己自然状态下的“执法权利”,由公众选举出的公权力机关来统一执掌行政、司法等权力,裁决人们之间的纠纷、制裁罪犯,以结束“一切人反对一切人战争”。就制裁罪犯而言,公民当然享有扭送罪犯和正当防卫等自力救济权,但是,审判罪犯、惩罚罪犯都应当由公权力依照法律来进行,如果人人都有权进行“私刑”惩罚罪犯,法治就荡然无存。

 另一方面,人情与法律虽然存在冲突,但并不是不兼容。法治范畴的人情与法律的平衡就在于,在立法时考虑到人情的因素作出适当的规定,在司法中考虑到人情的因素作出酌定从轻的情节,但是,人情的因素绝对不能游离于法律之外。因此,陈雪香率众打死强奸疑犯是以“私刑”审判与惩罚疑犯,是对司法机关权威的蔑视与对社会公共秩序的破坏,法官理应对其行为作出否定的评价; 陈雪香率众打死强奸疑犯,虽然在人情等有可原谅的因素,但法官却不能因为人情而罔顾法律,理应对其作出有罪判决。

在对陈雪香行为一片叫好和对法官的指责声中,我依稀看到启蒙法治意识的焦虑。在“依法治国”作出治国方略提出十三年后的今天,许多公民其实并不理解法治的真义,或者依然不推崇法治,抑或仅仅将“法治”当成一种口号。对于疑犯,他们不是寻求法律惩罚来达到公平、正义,仍然满足于行“私刑”的神速与快意,在人情与法律冲突之中,仍然习惯于将人情凌驾于法律之上。他们不知道,法治失之于迅速、失之于简便,其实是在带领人们走出茹毛饮血的“丛林社会”,其实是更周全地保障包括行“私刑”者在内的每个人的合法权利。

 当然,在这一片喧杂声中,我更看到法治实现的焦虑。一些人骨子里面是渴望恢复丛林社会中的自我“执法权”,更多的人是对公权丧失信心,对于法治能否实现充满疑虑。他们对于陈雪香行为的叫好,是因为他们对于公力能否公正救济充满怀疑,他们开始推崇私力救济;他们对于法官判决的指责,并不是认为人情能高于法律,而可能仅仅是对司法公正审判没有信心。建设一个法治社会,有赖于执法机关公正执法、司法机关公正司法,权力能自我限权和受到外部监督与制约,确保权力是为权利服务。真正的罪犯吞舟是漏,而无辜的赵作海却在狱中呆了十一年,上访权利写在法律上,上访人却常常被送进精神病院、被跨省追捕、被治以“敲诈政府罪”,“我爸是李刚”则标志着一个“拼爹”时代的全面到来,执法、司法的公信力的全面退缩,人们如何不为私力救济唱赞歌呢?然而,如果一味贬损司法权威,沉迷于这种私力救济,法治就越发边缘化,社会将陷入“以暴制暴”的怪圈。

 谁能带领我们走出这个怪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