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从新疆“包身工”事件看“拐卖人口罪”的恢复  

2010-12-16 18:1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新疆“包身工”事件看“拐卖人口罪”的恢复

                              杨 涛

 

 

新疆吐鲁番地区托克逊县库米什镇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10多名工人(其中8人为智障人)遭遇“包身工”式非人待遇,引起社会强烈反响。涉嫌向新疆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输送智障工人的曾令全已于12月13日晚被警方刑事拘留。有网友在网上发帖称,曾令全不仅有贩卖流浪智障人员的前科,他还受到过渠县工商联的表扬,并被选为渠县工商联执委。(《中国青年报》12月15日)

这家建材化工厂之所以敢于明目张胆使用智障人作为“包身工”,是因为他们认为持有与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签订过用工协议,他们是所谓的“合法”的用工。很明显,这起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件是“一个碗碰不响”,它涉及到这家建材化工厂与所谓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负责人曾令全双方之间的事情,是双方的违法行径才酿造了这起骇人听闻的事件。

  但我们回过头来,却发现我们也许能追究托克逊县库米什镇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的负责人非法拘禁、强迫职工劳动、故意伤害等罪名,却无法追究曾令全的刑事责任。因为,从现行的刑法来看,只规定了“拐卖妇女、儿童罪”,却没有规定“拐卖人口罪”,而这家化工厂使用的是工厂包括智障人都是成年人,我们无法以“拐卖妇女、儿童罪”来治曾令全的罪。这就意味着,我们只能利用刑法来打击建材化工厂这个“流”,却无法打击曾令全这个“源”,这就将鼓励曾令全乃至其他更多蠢蠢欲动的人利用这种形式来继续制造“包身工”。

  “拐卖人口罪”并非一直就没有,在1979年《刑法》中,就专门规定了这一罪名,但到了1997年修正《刑法》中,将“拐卖人口罪”修改为“拐卖妇女、儿童罪”,修改的主要理由在现实中,拐卖妇女、儿童这两类人比较常见,也很有市场,而且妇女、儿童是弱势群体,拐卖妇女、儿童的危害性特别大,需要刑法强有力保护,而拐卖成年的男性或者双性人比较少见,不需要用刑罚来处置。这一修改固然有利于集中力量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行为,但其缺陷很快就在2007年的山西黑砖窑案事件中显现出来。该案的主犯衡庭汉主要是诱骗、绑架、运送、拐卖已满14周岁的成年男子到山西黑砖窑里面做苦力,却无法以“拐卖人口罪”治罪,引发了网民的一片质疑,虽然最终还是用衡庭汉等一干人以非法拘禁、强迫职工劳动、故意伤害等罪名处以了重刑,但他们拐卖人口的行为却始终没有得到法律的追究,留下了遗憾。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权的保护不能因为性别、年齢等差别而区别保护。虽然现实中,拐卖妇女、儿童的事件比较常见,但拐卖成年男子的现象毕竟也时有所见。何况,从新疆这个事件来看,还曝露出拐卖残疾或者智障成年男子的问题,这类残疾或者智障与妇女、儿童等特殊群体一样,同样是弱势群体,需要法律的特殊保护。也许,正是因为缺失“拐卖人口罪”,才使得曾令全在“山西黑砖窑”事件后仍然如此肆无忌惮地贩卖智障人员。所以,保护成年男了在内的“拐卖人口罪”应当恢复。

   何况,2009年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表决决定加入《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在这份《补充议定书》中明确规定“‘人口贩运’系指为剥削目的而通过暴力威胁或使用暴力手段,或通过其他形式的胁迫,通过诱拐、欺诈、欺骗、滥用权力或滥用脆弱境况,或通过授受酬金或利益取得对另一人有控制权的某人的同意等手段招募、运送、转移、窝藏或接收人员。”其“人口贩运”的对象并未局限于妇女和儿童,也包含了成年男子。因此,我们更应当根据《议定书》的精神,修改《刑法》,恢复“拐卖人口罪”。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