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伍皓的起诉本质仍是一种私权的行使  

2010-12-13 19:1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伍皓的起诉本质仍是一种私权的行使

 

            杨  涛

 

12月9日,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在微博上表示,《深圳晶报》评论部主任李鸿文在中青报发表的针对他微博言论的评论文章,歪曲了微博本义,侵犯了他的名誉权,他将起诉李鸿文和中青报。李鸿文回应称,他将奉陪到底。(《新京报》12月11日)

  根据国际诽谤法通行的“公正评论”抗辨规则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诽谤案件中应当区分“事实”与“意见”,如果在评论文章中,没有歪曲事实或者引用的事实有可靠的新闻源,而且没有使用辱骂性的语言侮辱他人人格中,那么,发表的“意见”即便是片面、偏激的、夸张的,也不能视为诽谤。从李鸿文的文章来看,即便是没有准确理解伍皓的本意,也只能视为一种“意见”表达,在一个法治社会,“意见”表达应当受到尊重与容忍。因此,我不认为伍皓未来的诉讼有多大的胜诉把握性。

  从道义上讲,我也不赞同伍皓的起诉。因为,李鸿文的评论文章,反驳伍皓关于拆迁的观点,这是一种有关公共利益的话题,对于这种话题,要让真相呈现,最大程度地接近真理,最好的方法是展开辨论,亮出各方的观点,这样才更有利于公共利益,而不是动辄起诉。而且,作为官员应当有容忍的胸怀,包容不同意见的交锋,促进意见市场的繁荣,特别是伍皓这样一位具有开明形象的官员来讲,选择在意见市场的博弈比在法庭上的诉讼,更有利于树立自身的形象,消除民众怀疑其利用公权来打击报复的猜疑。所以,伍皓反驳的最好办法是要求中青报为其提供同样的版面来刊登反驳李鸿文的文章,而不是选择起诉。

   然而,即便如此,我仍然要说的是,如果伍皓坚持要选择起诉,这是他的法律上的权利,我们仍然要容忍。这里面要区分二个问题:其一是,区分道德与法律的问题,在道义上,许多人可能与我一样,并不支持伍皓的起诉,认为这种起诉有损他本人形象,甚至有可能恫吓和打击更多的批评人,进而间接上无益于公共利益的实现。但必须明确的是,他在法律上享有这种诉权;其二是,区分实体意义上的胜诉权与程序意义的诉权。包括伍皓的律师内,许多人都认为伍皓的起诉胜诉可能性比较低,他可能在实体上败诉,但这种败诉并不影响他有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权利,如果伍皓坚持认为他的起诉是正义的、有利于普法,我们也应当尊重他的诉权。

 而且,进一步要说的是,伍皓选择向法院起诉,从本质上讲,还是行使私权的体现,从这一点讲,还是有进步的意义。从目前官员对待批评意见的态度来看,从“辽宁西丰进京抓记者案”“河南灵宝跨省追捕案”到“宁夏吴忠跨省追捕案”,官员无一例外是动用公权力,进行刑事上的打击报复。即便是王立军的“双起论”,也为人诟病,因为“双起论”在鼓励民警起诉的同时,还特别谈到“搞政治我们只有一半的主动权;进入法制轨道,我们就有了全部主动权;要把这事变成案子,他就是观众了”, 在时下司法受制于地方的状态下,这番表述让人浮想联翩。但是,伍皓作为一位厅级高官,既没有动用警力权力进行跨省追捕,也没有暗示要通过干涉司法来确保自己胜诉,而是选择向法院起诉来主张自己的民事权利,行使作为每一个公民都享有的私权,这不能不说比前二者进步多了。

  当然,伍皓如果坚持要起诉,同时又要完全消除公众对于他挟公私报私仇的猜疑,我建议他最好是向异省的法院进行起诉。从目前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来看,伍皓要起诉,可以选择到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起诉,其中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和侵权结果发生地(含受侵权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住所地),也就是可以到北京、深圳和云南三地法院起诉。但是,为避瓜田李下之嫌,伍皓最好是去北京或者深圳的法院起诉为宜。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