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含泪受贿:鳄鱼的矫情  

2010-02-01 23:4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含泪受贿:鳄鱼的矫情

 

        杨  涛

广东增城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邱伙胜被控受贿105万元,1月27日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庭审中,邱伙胜表示其受贿全因被情妇韩某勒索,其中98万元的赃款全部落入情妇口袋。数名行贿人在证词上都提到,邱伙胜在要钱时泪流满面,说如果没有钱就会“家破人亡”或者“两公婆要一起跳楼”。(《广州日报》1月28日)

自从秋雨“大师”的“含泪劝告灾民”之后,“含泪”滥觞于新闻媒体,不过,此番邱伙胜“含泪受贿”却不仅仅是他在法庭上所说,而是行贿人作证称在受贿当时就“泪流满面”。然而,不管他是在法庭上的流泪,还是在受贿当时的流泪,我以为都是鳄鱼的眼泪,是权力侵蚀公民利益假作的娇情。

 有一种“含泪受贿”是为情妇所迫。邱伙胜称是因为情妇韩某勒索才索贿,而他的“难兄难弟”可真不少,广东省盐务局原局长沈志强就是一个。沈志强在法庭上称其是在情人白某的死缠烂打下,为了不影响家人,才无奈答应“帮忙”, 受贿65.9万元。

 有一种“含泪受贿”是人情难却。合肥龙岗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黄维春在庭审中对自己受贿行为辩解时声称:“事先我完全不知道情况,发现是钱后又退不了,只得在尴尬中收下了那笔钱,是出于无奈,被迫收钱。”

 更有一种“含泪受贿”是为了保住乌纱帽。四川省犍为县原县长杨国友在法庭上称:“县委书记‘封嘴’后,我为了保住‘乌纱帽’,不得不收下乐山市东能集团董事长王德军送的钱!”“自己主观上不想受贿,是迫于县委书记田玉飞等人的压力才违心收了钱。”

 然而,无论那一种“含泪受贿”,难道不是鳄鱼的眼泪吗?官员的权力是民众让渡权利所赋予的,权力来源于民,权力唯一的正确行使就是为民众谋取利益,而不是为了拥有情妇、钱财和支配他人的权力。所以,每个准备成为官员的公民都要抛弃那种利用权力养情妇、收钱财和为他人谋利的思想。邱伙胜的“含泪受贿”,完全是因为他自己去沾染情妇,被情妇所勒索,但即使是此时,他完全可以选择“含泪”向组织讲清楚,请求组织的原谅,而不是“含泪”地受贿,辜负民众的重托;黄维春碍于人情“含泪受贿”,是的,每个人都有人情,但是,官员一定要分清,你的人情的界限在那里,官员一定要将人情与权力进行物理隔绝,否则就宁愿辞官不干;杨国友“含泪受贿”是为保住乌纱帽,我不相信,他不受贿就保不住乌纱帽。即便情形事实如此,如果保住的乌纱帽以亵渎权力的公正行使为手段,那么,这样的“乌纱帽”保住了又有何价值?

  真实的情况可能是,这些“含泪受贿”的贪官,不过是信奉福建省政和县县委书记的丁仰宁的哲学---“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当官不收钱,退了没本钱。”要不就是认为当官可以占据更多的性资源,妻妾成群,情妇、二奶成堆,所以他们才会遭遇到情妇勒索,进而“含泪受贿”。要不认为当官的的目的就是占有权力本身,权力就是拿来吹嘘和享用,而不是为民众服务,所以,当遭遇压力官位可能不保时,他们选择了“含泪受贿”。

   有专家认为,对于被迫受贿者,也可以考虑从轻处罚。“有些时候受贿是一种无奈,一个班子,人家都收了,你一个人不收能行吗?比如一把手说每人一份你就不要推辞了。”所以,“确实属于被迫受贿,最后在定罪量刑时,应该给予考虑,从轻处罚。”(《法制早报》2006年9月6日)我以为,专家们说说,大家姑妄听之,但司法机关却不可真正当作一回事,不能为“含泪受贿”的泪水埋单,否则法庭内外,贪官泪水横飞,到处上演鳄鱼娇情戏,腐败只会越来越多,因为每个贪官都会称他的受贿都是“含泪”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