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绝对权力炼就了“日进斗金”的县委书记  

2010-11-24 19:5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对权力炼就了“日进斗金”的县委书记

 

       杨  涛

 

 

11月2日,甘肃省宕昌县原县委书记王先民涉嫌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白银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指控,王先民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在工程建设领域、干部人事调整、春节及本人生病住院期间,大肆受贿,疯狂敛财1500余万元。另外,王先民对家庭财产中的362.2万余元和670克黄金,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自2006年11月24日被任命为宕昌县委书记至案发,王先民在1212天内共敛财1556.8万元,平均每天受贿超过1万元,真所谓日进斗金。(《检察日报》11月23日)

 世上最好的买卖是什么,有人说开矿,有人说搞餐饮,我看都不是,无论是开矿还是搞餐饮,都要冒相当大的风险,还要纳税、摆平关系,都不能当个官来钱来得快,要是当个县委书记那就更快。仅仅是在“国家级贫困县”的甘肃省宕昌县当个县委书记就“日进斗金”,要是在其他富裕地方,真不敢想像。

被捕后的王先民一语道破了他“日进斗金”的秘密,“在宕昌,没有人能够监督我这个县委书记,纪检监察机关监督不了,本县检察机关监督不了,就是上级监督也存在不到位的情况。”这个“潜规则”尽管早为人们知晓,但为一个前任县委书记所点破,却颇有些戏剧性。因为,在各种正式的文件中,有关对于县太爷等“一把手”的监督,我们被苦口婆心地告之有:纪检监督、检察监督、人大监督、媒体监督、群众监督、上级监督,但一觉醒来,所有的监督都如空中楼阁,只剩下一个“上级监督”还摇摇欲坠地挂在那里。这位贪官,在他入狱后,像那位“无知而无畏”的孩子一样,指出了皇帝身上“什么也没有穿”。

  所以,当浙江省台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刘长春涉嫌受贿一案在杭州仙居公开开庭审理时,刘长春辩护人说,被告人原是正处级领导,而仙居检察院、法院只有副处级,不能审判刘长春这个正处级“领导”。许多媒体称,刘长春辩护人是在讲笑话,我却一点也没有笑出来。不要仅仅把写在纸上的规则叫做法律,或者不要仅仅把写在纸上公开出来的规则叫做法律,那些不写在纸上的,或者写在纸上不公开出来的东西比法律更“法律”。事实上,你何曾见过一个县级检察院立案侦查过县委书记、县长,你何时见过一个县的纪检立案审查过县委书记、县长,尽管遍查法律,你根本看不见同级检察院、纪检不能调查同级政府官员的规定。

  县级检察监督、纪检监督等等监督写在纸上是可以针对县委书记进行监督,其实是装点门面的形式,他们永远只能针对下级监督,而无法针对县委书记进行监督,像一个人无法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一样。因为在县域的政治生态中,县委书记是掌握了“绝对权力”的“土皇帝”,他们掌握了司法和纪检监察机关的人财物,他们可以让来自平级的监督完全禁声。不仅如此,平级检察机关、纪检机关还常常被书记操纵于手掌之中,当作打击报复的工具。就像当年安徽阜阳市颍泉区区委原书记张治安一样,面对举报人李国福的举报,颍泉区检察长汪成不但不敢调查张治安,反而听从张治安的命令,打击报复举报人李国福,致其惨死在狱中。

 尽管可能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但贪官王先民还是只看出了“纪检监察机关监督不了,本县检察机关监督不了”,没有看出这个“监督不了”,是一个县委书记集权的威力,是绝对权力的祸根。因为“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地导致腐败”,在绝对权力之下,不是王先民,就是刘先民、张先民照样是“日进斗金”而无人敢言。不分解绝对的权力,更多的“日进斗金”的县委书记将批量地制造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