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鸡蛋门”是村级民主脆弱生态的集中曝露  

2010-01-06 18:43:20|  分类: 涛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鸡蛋门”是村级民主脆弱生态的集中曝露

                             杨 涛

河北省辛集市中里厢乡泊庄村村民委员会在清查上一届班子留下的账目时,发现一个巨大的黑洞。在各式各样的请吃送礼清单上,1995年至2005年,仅鸡蛋一项就有201320元,辛集市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都送到了。泊庄村村委会主任刘铁链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按照每公斤6.5元的批发平均价格计算,这些鸡蛋也有30余吨。(《中国青年报》1月5日)

 在这起“鸡蛋门”事件中,令我惊讶的有二点:一是,不用说多如牛毛向权力部门请客清单,就光送鸡蛋一项,十年来开支就达到201320元,辛集市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都送到了;二是,对于请客送礼,浪费村集体财产,原村支书马占午想请就请、就送就送,毫无对其约束而言,而且,他占据支书这一位置是多年来岿然不动,只是审计报告出来后,才被免职。可以说,这起“鸡蛋门”事件是村级民主脆弱生态的集中曝露。

 作为村民自治组织的村民委员会,处于政权是神经末梢,承担着与底层民众直接打交道的重任,同时,它仰赖于各级政府部门给予的各种资源和力量支持。在法治不彰,制度不完善的今天,村委会办事求助于各级政府部门,同时也承受着一些无赖官员的压榨和权力的寻租。泊庄村的请客涉及公安部门、计生部门、乡政府、电力部门等不计其数的政府部门;而送鸡蛋,则是辛集市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都送到了,电力局、公安局、农机局、法院、交通局、烟草局、乡镇等方方面面。我相信,大多数请客送礼并非村里主动愿意,而是迫不得已,因为权力部门个个都是“爷”,那个都得罪不起,否则就会在办理村集体事务中遇“卡”。村集体的财务沉重负担大半来自于此,而这种现象并非泊庄村独有,只是这个村比较明显而已。

  按理说,对于请客送礼这种看得见的腐败,村民意见很大,村民也可以罢免不称职的村主任和村支书。因为,村集体组织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一级政权,而是村民自治的组织,《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颁布多年,村委会“海选”也推行多年,罢免不称职的村主任也在情理之中。但事实上,许多地方的“海选”仍然是流于形式,乡镇政府仍然控制着对村委会成员的任命。因此,原村支书马占午、原村主任李金波尽管多年来请客送礼不止,换来“辛集市十大人民公仆、市劳动模范、市人大代表”各种帽子,但他们仍然安然无恙,只是在村民不断上访中,才在审计出台后被免职。村级民主的脆弱可见一斑。

   “鸡蛋门”曝露出村级民主的脆弱还在于,村级民主监督、财务监督无从提起。《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虽然赋予了村民“海选”的权利,但是,对于如何来监督选举出来的村委会成员,特别是如何同步监督村级财务,却是着墨不多。因此,在推行村民“海选”后,村级财务混乱,村民无法有效监督村委会的情形依然存在,并在一些地方愈演逾烈。以泊庄村为例,尽管村委会请客送礼,次数如此之多,数额如此之大,但村民们虽有意见,却根本看不到详细公开的账目,他们只能求助于向上级政府申诉。正是鉴于村级民主中监督的脆弱,去年在《村民委员会组织》的修正草案中,增加了“村应当建立村务监督机构,负责村民民主理财和村务公开等制度的落实,其成员应当具备财会、管理知识,并由村民选举产生”的规定。

   泊庄村以向辛集市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送高达一火车的鸡蛋的黑色幽默,向世人呈现出官员、村委会成员的无耻和村民的无奈,但泊庄村的现象不过是许多农村的缩影而已,它集中暴露村级民主生态的脆弱。如果政府官员权力制约仍然不完善,村级民主推行不顺畅,而村民监督不到位,这样的黑色幽默剧会在各地农村经常上演。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