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从郑少东案看“另案处理”  

2010-01-28 22:4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郑少东案看“另案处理”

 

                杨 涛

 

 2009年的最后一天,从中纪委传出消息:公安部原党委委员、部长助理郑少东,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中纪委专案组经过调查发现,郑少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其亲属也收受了他人的巨额钱款。(《长江日报》1月27日)

  通过媒体的披露,我们才恍然觉悟,身居高位,口口声称“打击犯罪、保护人权的”的前公安部原党委委员、部长助理郑少东居然如此滥用权力,视法律为儿戏。而其中,“另案处理”便是他瞒天过海的高招之一。

    且看郑少东的表演。2002年,广东省江门市公安部门破获了一起地下钱庄洗钱案,后由江门市中院判定5名犯罪嫌疑人有罪。在法院的判决书中,连卓钊作为钱庄的主要出资人,被标明将“另案处理”。但连卓钊最终未受到司法审判,顺利地回到香港。而连卓钊之所以得以脱身,是因为他与郑少东有特殊关系。在郑少东出面干涉后,经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的陈绍基批示,江门市司法部门放弃了对连卓钊的审查和起诉。

    “另案处理”正形成某些司法人员和官员干扰司法、徇私舞弊并掩饰自己的行为的道具。2005年6月份,某基层公安机关在办理一起多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一案中,因办案人员受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贾某家属请托,对本应一并移送审查起诉的犯罪嫌疑人贾某没有移送,只在原卷宗中做了“另案处理”的加注,待其它犯罪嫌疑人判刑后将该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贾某此后便一直逍遥法外直至参与一次盗窃案被捕案发。

    通常来说,如果单个人犯罪,某些官员和司法工作人员要徇私和做人情,大不了就将正在查办的案子抹去,或者告诉受害人无法抓获犯罪嫌疑人。而那些共同犯罪案件,特别是一些影响重大的案件,官员和司法工作人员需要将其中的一些犯罪嫌疑人服法来平息众怒,但又要徇私情对其中某个或者某些人宽大处理,“另案处理”就是瞒天过海的法宝。司法机关既不对这个犯罪嫌疑人移送起诉或者作出有罪判决,同时也不说不对他处理,而是“另案处理”,表明我们会对他进行处理不是徇私枉法,公众稍安匆躁。至于什么时候进行处理,那可能就是猴年马月的事情,或者就永远尘封在案卷之中了。像郑少东关照下“另案处理”的连卓钊,司法机关根本就放弃了对他的审查与起诉,他化名为连超,不但继续活跃于香港赌界与黑道,而且在郑少东和陈绍基的关照下,在2007年混入了广东省政协第十届委员会委员名单之中。

      “另案处理”正成为一个巨大的“司法黑洞”。在官员的干扰和司法工作人员的默许下,“另案处理”充斥在公安机关的侦查文书、检察机关的起诉书和法院的判决书之中。江西南昌检察机关在2007年的一次“另案处理”专项检察活动中,共发现2006年度南昌市两级检察机关受理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案件中涉及“另案处理”人员的案件共计680件1349人,占全年受理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案件总数的21%,检察机关以口头纠正及提出书面违法意见、发出检察建议的方式,共追诉到案并起诉7件11人。(《检察日报》2007年12月26日)实践证明,“另案处理”不容小觑。

        然而,“另案处理”曝露出来的问题,恰恰也可能是我们查处司法腐败提供了契机。纪检监察机关和检察机关应当从郑少东案曝露出的问题入手,举一反三,认真调查往年标明“另案处理”的案件,看看有多少犯罪嫌疑人是真正处理了,又有多少犯罪嫌疑人“另”了很多年一直没有动静,并且准备一直“另”下去,说不定,我们还能抓获不少连卓钊这样的罪犯,并从中带出郑少东、陈绍基这样的重量级贪官。

  

  评论这张
 
阅读(10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