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重庆法院新政考验执行力  

2010-01-18 23:2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庆法院新政考验执行力

              杨 涛

 

“我爸爸是某某法院的领导,我给你打官司肯定能赢。”今后,如果还有律师打着这样的旗号代理案子,那他肯定是在“假打”。1月13日,记者从重庆市法院院长会上获悉,从今年开始,全市法院将全面推行法院领导干部“单方退出”机制,其配偶或是子女不能再从事律师职业,或者配偶子女继续当律师,则本人要辞去领导职务。(《重庆晚报》1月13日)

  对于许多民众来讲,重庆法院提出法官离任担任律师,法官子女担任律师等一些限制性的措施,颇具有新意。但实际上,在作为一个法律人的我看来,这种新意其实寥寥。

   比如说重庆法院规定“全市法院工作人员离任后,均不得担任原法院案件诉讼代理人或辩护人,不受两年离任年限的限制。”事实上,早在2001年修正的《法官法》就规定,“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二年内,不得以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不得担任原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法官的配偶、子女不得担任该法官所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重庆法院的规定不过是对《法官法》的简单重申而已。

     唯一有点新意的是,重庆法院规定“对配偶、子女从事律师职业的人员,不再作为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的提名人选。而已经担任领导职务的,要逐步清理,要么配偶、子女不再从事律师工作,要么本人辞去领导职务。”这一点在《法官法》和《律师法》均无类似的规定,不过,在《中国共产党党员纪律处分条例》中规定“党员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违反有关规定在该党员领导干部管辖的区域或者业务范围内从事可能影响其公正执行公务的经营活动”,要受到“纪律处分”。重庆法院的规定比这一《条例》更进一步的是,法院领导配偶、子女一律不得从事律师业务,无论是否在其“管辖的区域或者业务范围内”,可谓是为了纯洁队伍,挥泪斩马谡。

     不过,问题在于,重庆法院对《法官法》、《律师法》的规定进一步重申或者更进一步规定,能否斩断法官与律师的这种幕后利益链条?我对此深表怀疑,事实上,据我所知,法官离任二年内从事律师业务,或者法官在离任后在该法官所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的事情,在各地比比皆是,但我基本没有听到一起被查处的事件。这里面原因很复杂,其一,法官离任后与原法院的法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法官对前法官代理案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二,有关规定并没有规定处罚措施特别是没有规定处罚机关,法官离任了到原法院代理案件,律协管不着,法院也因为他们离任了无法管,让这种事情处于“三不管”的状态。

     再比如,早在2005年,最高法院、司法部就下发了《关于规范法官律师关系的若干规定》,严禁法官与律师利益勾结,但是,在重庆法院,原副院长张弢衙原执行局长乌小青还不是照样与律师勾结在一起,在拍卖土地上下其手,损害他人利益;而乌小青的情妇胡燕瑜本身就是律师,两人相互勾结,肆无忌惮地捞钱。最高法院的相关规定就是摆在大家面前,也没有人认真执行。

    所以,我支持重庆法院做出的禁止法院子女从事律师的规定,但是,如果不认真研究其操作的细节,在实践中严格执行,并且法院及其配、子女从业情况向社会公示,接受民众和媒体的监督,那么,重庆法院作出的规定不过是对法律的简单重复,法官与律师勾结等状况将不会有实质意义上的改善。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