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最高检电话被“打爆”实在很正常  

2009-06-24 19:09:32|  分类: 涛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高检电话被“打爆”实在很正常

2009年06月24日08:46 [我来说两句134] [字号:大 中 小]

最高检电话被“打爆”实在很正常 - 守望自由 - 守望自由的博客 来源:中国江西网 作者:杨涛

  最高检的举报电话“火爆”表明,民众对于国家机关的信任全部集中于最高司法机关当中,而这些信任本来应当同时赋予而且应当首先赋予各地的司法机关包括省、市、县的司法机关。这样的命悬一线的信任是危险的,也是根本不靠谱的

  检察机关全国统一举报电话“12309”正式开通第一天,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来电“火爆”。截至6月22日下午5点,1774个呼入电话,其中人工接听184个,录音举报223个,传真举报32个,业务咨询479个,举报查询70个,其他为接入后放弃等,其中属检察机关管辖的占20%有余。与此同时,高检院举报网站(www.12309.gov.cn)也因访问量过大而出现瘫痪。

  我虽非预言大师,但我还是要不谦虚地说一声:我早预料了“12309”正式开通第一天,要“火爆”甚至是被“打爆”的。有些事情,其实并不需要你有多大的智慧,看看以前的情形就行了。去年的6月26日,是全国纪检监察机关12388统一举报电话正式开通的第一天,同样的举报电话多如牛毛,用中纪委新闻处处长吴戈的话来说“都要打爆了”。

   手头刚好有一则来自《半月谈》的新闻,文章说:随着改革深入推进、社会加速转型,由企业改制、土地征用、房屋拆迁、环境污染、涉法涉诉等引发的矛盾冲突呈高发态势,相伴而来的信访问题令基层干部十分头疼。面对难题,有些地方的信访工作跑偏走样,五花八门的“非正常息访”不断涌现,尤其是“花钱买稳定”成了较为普遍的选择。特别是在敏感时期,人盯人、陪吃喝、塞“红包”、免费旅游……用在上访户身上的手段可谓花样翻新;软的不好使,就来硬的,进行截访,或办“学习班”限制自由,等等。6月22日最高检中的1774个呼入电话,相信有不少是来自这些被“非正常息访”者所贡献的,他们正常上访不得,当然只能求助于电话了。

  当然,更多的电话并非是被“非正常息访”者,而是普通的举报者。而且,更值得的我们思考的是,不管是被“非正常息访”者还是普通的举报者,他们为何一下就要越过县、市、省三个层级,越级直接向最高检举报呢?比如,《检察日报》举的一个例子,6月22日当天,最高检就电话受理了一起反映甘肃省某市干部涉嫌私刻印章贪污温室补偿款的事件,而这样的案件,按管辖其实直接向甘肃省某市检察院举报就可以了。我相信,如果是举报直接由最高检管辖的案件或者是对下面处理不服的案件,肯定不会一天有1774个呼入电话,甚至十分之一也不会有。

  各县、各市、各省的检察机关都有举报电话,但这一切都没有阻止全国各地的举报电话如潮水般汹涌地向最高检打去,大有不将举报电话不“打爆”不罢休的势头。个中原因耐人寻味,除了说明民众对于一些地方的国家机关公信已经丧失信心外,我真很难得出其他的答案。在一些地方,司法机关的人财物控制在地方党政手中,司法机关的人事与生存仰赖于地方党政领导,他们办案也就难免受制于地方党政;加之一些地方司法机关本身存在腐败现象,办案不公正的现象大量存在。这导致民众对于一些地方司法机关的缺失信任,一有案件或者举报,他们动辄要越级上告,并且动辄要到北京上访或者告到最高司法机关。

  这从最近发生的一起群体性事件或者网络重大影响案件可见一斑。比如刚刚平息的石首事件,这起因为一名酒店厨师非正常死亡的普通刑事案件最终导致数万群众围观、道路被堵塞重大群体性事件,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当地民众对于公安机关的公正执法能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类似的还有瓮安事件,以及“躲猫猫”事件。许多案件,当地民众与网民不相信当地警方的结论,甚至也不相信当地检察机关的结论,他们从一开始就呼吁要求最高检察院强力介入,因为他们相信,只有与当地没有任何关联的最高司法机关的强行介入,才能凭着中立与权威撕开重重黑幕。

  最高检的举报电话“火爆”表明,民众对于国家机关的信任全部集中于最高司法机关当中,而这些信任本来应当同时赋予而且应当首先赋予各地的司法机关包括省、市、县的司法机关。这样的命悬一线的信任是危险的,也是根本不靠谱的。试想一下,全国的案件都要最高检来亲自查处,最高检增加十倍人员恐怕也是无济于事。可以想像的是,除非极少数来自高层指示或者舆论压力的案件将由最高检亲自查办或者督办外,绝大多数案件还是要被最高检转回地方检察机关处理,如此,举报人恐怕也只有失望多多。

   如果不保证地方司法机关能独立办案,并在独立的基础上加强对他们的监督与制约,逐步提高他们在民众心目中的公信力,设立最高检的举报电话的意义就寥寥。因为我们不能指望一个最高检来办理全国的案件,我宁愿希望最高检的举报电话铃声少响些而地方检察机关的举报电话铃声多响些。如果最高检被迫要去承担实现一个个的个案正义的使命,而它将在根本无法完成这样的艰巨的使命中逐步丧失自己的公信,那将是更为危险的事情。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