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牢头狱霸“是怎样炼成的?  

2009-03-02 18:4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牢头狱霸“是怎样炼成的?

                            杨   涛

云南省检察机关、公安机关于2月27日下午公布了“躲猫猫”事件检察机关调查结论:晋宁县看守所在押人员李荞明系因同监室在押人员殴打、拳击头部后撞击墙面,导致受伤、死亡。虽然真相公布后,一干人等受到相应的处罚,但此事显然还没有完。《新文化报》3月1日报道,就在三年前,一名叫李荣林的男子也在晋宁县看守所“突然死亡”,与李荞明一样,也死在了第9监室。事后,李荣林的家属得到公安机关支付的3万元的“安埋费”。

  这充分说明,李荞明被牢头狱霸殴打致死并非偶然,实属必然。如果我们再深究起来,牢头狱霸不仅在晋宁县存在,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存在,新进犯人要向牢头狱霸进贡、挨打和示弱几成看守所、监狱甚至劳教场所等一些羁押场所的“潜规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牢头狱霸到底是怎样炼成的?

   首先,一个地方形成一个地方的“潜规则”与暗文化,牢头狱霸的产生与看守所、监狱这样的特定场所与环境有莫大关系。在这些地方,环境逼仄,生存资源紧张,而人像刺猬一样,既要抱成团取暖,又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在看守所、监狱这样的地方,难免就有人要出来逞能,抢夺他人的饮食等生存资源,人性的恶的方面就显现无遗。

     但是,仅仅将牢头狱霸的产生归咎于与“潜规则”,与生存环境,则是抹杀了问题的实质,也无法解释在一些人多的地方(例如学校、工厂)不容易出现恶霸,反而在警察眼皮底下出现牢头狱霸;也无法解释在一些看守所、监狱没有牢头狱霸而在另外一些看守所、监狱却大量批发生产牢头狱霸。实质上,问题的核心仍然在于看守干警的监管不力、失职。

   李荞明此次被殴打致死,绝非偶然,在羁押期间,同监室在押人员张厚华、张涛等人就以李荞明是新进所人员等各种借口,多次用拳头、拖鞋等对其进行殴打,致使其头部、胸部多处受伤。在以往的多次殴打后,看守干警为何就没有及时处理,以致养虎遗患。而犯罪嫌疑人被牢头狱霸多次殴打致死的案例,在各地看守所时常可见,若干年前,羁押在湖南省湘潭县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周国安,被同监室的人犯陈铁根等牢头狱霸多次殴打致死。这些案件充分说明,牢头狱霸就是在看守所干警的漠视、失职下“茁壮成长”起来的。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失职不仅包括看守所干警,还包括检察院的驻所检察室检察官,一些地方驻所检察官对于看守所干警疏于监督,也间接促成了牢头狱霸的发展壮大。此次,晋宁县检察院驻所检察室主任赵泽云就因为监督不到位的问题,被免去职务。

   牢头狱霸的发展壮大,更是看守所干警直接的纵容、指使分不开。“以犯人制犯人”是一些地方看守所、监狱等羁押场所干警的管理法宝,牢头狱霸不是自生自发成长出来的,而是他们制造出来的。原广西平乐县法官黎朝阳,就是看守所干警指使该所留所服刑罪犯陈宇义、唐祖军、宾小小、龙明辉等人,用布条将其绑于14监舍的通气窗铁枝上致死。而回想2003年,大学生孙志刚就是在管理人员的指使下,被李海婴等八位被收容人员打死在广州市收容救治站。这种现象如此突出,以致于1988年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出的《关于坚决取缔“牢头狱霸”维护看守所秩序的通知》中就强调:“严禁使用人犯管理人犯,坚决取消在人犯中设‘组长’,‘召集人’等变相使用人犯管理人犯的做法”。可惜的是,二十年后的今天,这种现象仍然普通存在。

  追究牢头狱霸的刑事责任,处理若干个责任人,固然可以暂时告慰死者家属和平息民众的愤怒,但这种批量生产牢头狱霸的机制还在,我们就无法杜绝李荞明式的悲剧再度产生。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