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别轻易给“天价索赔”贴上“恶意诉讼”标签  

2009-02-11 21:0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轻易给“天价索赔”贴上“恶意诉讼”标签

           杨  涛

一件劳动争议案件,原告竟提出了高达194910148元的精神损失费赔偿。而在现行法律中,劳动案件并无精神索赔的相关规定。原告表示,这隐含着新中国成立的日子,是为了表达维权的决心。该案将于12日上午在四川省彭州市法院开庭审理,这是彭州市第一例劳动仲裁部门没有受理但开具收条、申请人直接向法院起诉的案例。(《天府早报》2月5日)

类似这种“天价索赔”案件,在国内屡屡发生,比如北京学生黄静向华硕公司索赔500万美元,艺人韩晶因为唱片被盗版而向广州市俏佳人公司提出索赔600万。但是,“天价索赔”诉讼往往都被人贴上“恶意诉讼”的标签,比如对于彭州市的这起案件,四川路石律师事务所蒲葵律师就表示,1.9亿余元的天价精神索赔是不合理、没必要的。根据我国法律,只有当事人受到了人身伤害,才能要求精神方面的索赔,这样的劳动案件并不存在精神赔偿的问题,“明知道法院不可能判决赔偿请求,仍坚持提出,涉嫌恶意诉讼”。

       看来,在某些人眼里,“恶意诉讼”是个套,那里合适那里套。然而,在我看来,所谓“恶意诉讼”,至少要可能给他人或者国家造成一定的损害结果为目的,这种损害包括对公民权利造成损害,或者对于国家机关司法资源造成浪费。对于公民而言,捏造事实向法院提起诉讼,甚至是诬告陷害向公安机关报案,意图让他人受到刑事追究,这就是“恶意诉讼”。更严重的“恶意诉讼”发生在国家机关,比如在黄静向华硕公司案中,黄静向华硕公司索要500万美元赔偿的行为充其量不过是“维权过度”,有关机关却对其进行刑事拘留、逮捕,严重损害其合法权利。

        彭州市的“天价索赔案”不在“恶意诉讼”之列,诸多“天价索赔案”也不属于“恶意诉讼”。 因为,虽然原告黄明芳提出了高达194910148元的精神损失费赔偿,而且劳动案件并无精神索赔的相关规定,但是,她所提出来的仅仅是一种请求权,是否能实现,完全看法院依据法律来判定,如果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这种请求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她提出的这种请求不会对对方当事人的合法权利造成任何实质损害,仅仅是表达了自身的一种意愿,“恶意诉讼”无从谈起。至于蒲葵律师说,这种行为“占用国家办案的人力财力,对其他人也不太公平”,然而,当事人在诉讼中提出自己的请求是一项合法权利,审查当事人的请求是否合法本身就是法院的职责和义务所在,何从“占用国家办案的人力财力”之说?如果当事人所提出的每项请求都符合法律,那还需要法院来居中仲裁吗?

       何况,有些所谓的不合法的诉讼请求,还不一定不合理;有些现在不合法的诉讼请求今后可能完全符合法律。有些诉讼请求的提出恰恰是推动了法律的修改与完善,推进法治的进步。比如换在十几、二十年前,我们的人身损害等民事侵权诉讼中,根本就没有精神损害赔偿之说,随着时代的进步,也随着大量的案件中提出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现在精神损害赔偿已经被写入相关司法解释,并且数额标准也不断在提高。所以,现行法律中,对于劳动案件并无精神赔偿的相关规定,但并不表明这是合理的,更不表明今后的法律不会加入精神赔偿的规定。再比如,有些人在被超市无故搜身后提出高达几百万元精神赔偿的诉讼请求,在我们这里看来是不合法和“恶意的”、数额是“天价的”,但在美国却不必然。在美国,有惩罚性赔偿的规定,2007年,美国一个陪审团就作出决定,要求给一名女性高达610万美元的赔偿,该妇女在某家麦当劳快餐店的办公室被强迫进行脱衣搜身。那么,谁能说今天的“天价赔偿”诉讼,不会推动法律加入“惩罚性赔偿”的规定进而让精神损害赔偿成百上千倍的增长呢?

别轻易给天价索赔贴上“恶意诉讼”标签了,请用平常心看待公民权利意识的苏醒。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