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同舍大学生相残曝露相处教育缺失之痛  

2009-11-16 21:33:59|  分类: 涛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舍大学生相残曝露相处教育缺失之痛

                            杨 涛

 

“我们学校的一个学生被杀了,凶手是同寝室的。听说,是因为凶手睡觉打呼噜,被那个同学拍下来,传到了网上,然后引发了冲突最终发生命案。”11月14日日中午,记者接到了吉林农业大学一同学打来的报料电话。(央视网11月15日)

  虽然这是一个极端的案件,但我相信,大学生同宿舍之间发生矛盾甚至是非常激烈的矛盾的现象却是普遍的。远得我们有云南大学的马加爵杀死同宿舍四名大学生的事件,近的有北京理工大学的博士修良章由于无法忍受同宿舍的人玩网络游戏而退学的事件。而我本人,在大学也饱受此种同宿舍之人不顾他人的感受,打扰他人休息,横行霸道的恶习。

  从高中进入大学,每一个学生都要进入两个重要的转型,其一是从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切由父母包办,一心扑入高考转到要独立自己主处理每一件事件,读书至少不是唯一事情的转变;其二是每个人的生活、休息的空间骤然变小,从自己单独一居室转变为与七、八个人相处一室,要与不同性格和生活习惯的人同居一室,要学会容忍和宽容。

 在一个宿舍里,存在几种人,就很可能在宿舍里发生激烈的矛盾,甚至可能会发生马加爵或者吉林农业大学这样的极端事件的悲剧。一种是性格始终无法转型,就是无法从自己单独生活在一个房间转到多人相处一个房间,无法容忍他人与自己不相同的性格与生活习惯;另一种就是宿舍里存在横行霸道的人,他们我行我素,自己不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熄灯后仍然饮酒作乐、大声说话或者听音乐、看电视之间,并且对好言相劝的人出口成脏甚至大打出手。我读大学时一位来自北京的同学就是后一种角色,他基本不上课,晚上则招集其老乡到宿舍彻夜聊天或者偷接电看球赛,我好言相劝几句,反倒遭其拳脚相向,而宿舍的人无人主持公道,说实话,如果不是当时一忍再忍,我也不会到今天,因为当时我甚至也有马加爵的想法与念头。

 有几种情形可以缓解同宿舍之间的矛盾,一种是同宿舍的其他人能出来说话,进行调解和帮助。我所知道的,凡是同宿舍有人出来主持正义或者缓和气氛的,事情上这个宿舍是和谐的;另外一种是,学校比较重视这种发生的同宿舍之间的矛盾,能耐心做工作,甚至帮助学生调换宿舍。

  但是,我非常遗憾地看到,类似马加爵或者吉林农业大学这些极端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与我们的教育体制有相当关系。我们的高中从来就是应试教育,根本就没有对人际关系,特别是今后在狭窄的空间如何相处进行教育;进入大学,这种教育仍然是空白,那些性格偏激的人得不到开导,而那些横行霸道的人也得不到惩处,大学生如何相处,完全是靠大学生们自己摸索。此外,大学对于应付这种来自同宿舍矛盾的办法不多,下力不够,很少有辅导员来调处这种矛盾,当一些人之间相互实在处不下了,也不会给他们调换宿舍来解决矛盾。像北京理工大学博士修良章与他同宿舍的矛盾不是一二天,但学校始终没有高度重视,任其发展。

  大学是人走向社会的一个缓冲阶段,而如何适应人际交往、适应社会是一个特别重要教育。这项教育实际上从中学就应当开始,应当增加相应的教程,并让高中生也开始住校适应;在大学则更应当更加注重这项教育,而且还应当制定出一整套应对机制,比如辅导员的深度介入,发动同宿舍之间的帮忙和调解,调换宿舍,个别有特殊情形的也应当允许其在外租住。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