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自由的博客

 
 
 

日志

 
 

打不死的韩寒,解不散的作协  

2008-10-08 14:30:30|  分类: 涛之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打不死的韩寒,解不散的作协

                              杨 涛

前不久,关于韩寒与作家谈歌的话题在网上形成了一阵口水战。其源于韩寒曾戏说:“如果我当作协主席,下一秒就解散中国作协”。而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谈歌则认为这是扯谈,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也可以说,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大家都瞎说,没意思。”不过,很多评论家却根据谈歌的话断章取义,大加讨伐,有诸如《要“秒杀”韩寒的作协主席很可怕》、《作协主席们没必要太起急》、《打死韩寒算什么本事?》、《就算“打死韩寒”也要“解散作协”》等等评论出现。

 人家明明只是用这种话表示事情不可能发生,评论家却由此认为,作协的代表谈歌真要对韩寒动手,这就有些南辕北辙了。不过,我并不想由此指责评论家的不是,其实,要论起真来,尽管这次谈歌并不是说真要从肉体上“打死韩寒”,但作协里面的人对韩寒看不顺眼已是由来已久了。这些年来,对于谈歌们来说,韩寒的“大逆不道”的观点也真是太多了,比如韩寒和陈丹青在湖南卫视一档电视节目中,“炮轰”众多文学大师,称老舍、茅盾、巴金等人的“文笔很差”,“冰心的完全没法看”,这些在圈外人看来不过是一家之言的观点,在作协的某些人看来却可能是严重罪行,因为对“大师”的批评完全动摇了作协的根基;再比如与白烨的论战,炮轰诗坛等等。此次,韩寒称“如果我当作协主席,下一秒就解散中国作协”,不过是新添一个罪证而已,因此,以我“小人之心”揣测,谈歌并不是要从肉体上“打死韩寒”,但作协的谈歌们未必不想从精神上“打死韩寒”。

 换在几十年前,作协要从精神上“打死韩寒”真是易如反掌,作家别无他技,唯有文字糊口,如果作品出版不了,那么不但思想无法传播,更兼生活难以维续。那时的作协基本上就具有生杀予夺的大权,游离于作协外的异议分子,不管多有思想和才华,文字顶多以“手抄本”的地下刊物出现,物质上的控制,精神的侏儒就不可避免,“打死韩寒”就不会只是一句口号。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是社会利益分化的三十年,是思想多元化的三十年,也是出版逐步自由和开放的三十年,不再满足于一元化的文学作品的读者,希望有适应自己的阅读,出版商就会顺应这种市场需求来运作各种不再整齐一律的“作协作品”的出版。于是,韩寒们就有了生存的空间,“打死韩寒”就开始成为一种作协的谈歌们难以逾越的高峰:首先,多元化的市场,让韩寒们的观点有了拥趸,他的观点能得到一定的支持;其次,他的书籍能得到自由出版,他不必仰赖于作协。所以,韩寒的离经叛道的观点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但他却毫发未损,他的发言完毕,照样去玩赛车,留下作协的谈歌们干瞪眼。今年五月,我在参加一次评论作者会议时,与会的一些学者们在赞扬韩寒的自由精神同时,也感叹我们这个时代创造了韩寒,一种能相对独立写作的环境造就了韩寒。换一句话说,没有今天的时代,韩寒可能还是桀傲不训的韩寒,但不会是公共人物意义上的韩寒,不会是通过公共平台发声的韩寒。

 我们接着要讨论另外一个话题,韩寒称“如果我当作协主席,下一秒就解散中国作协”,这在现在的语境下,基本也是扯谈。有关部门早就“听其言,观其行”,早知韩寒有“狼子野心”,根本不会让其当作协主席。便是韩寒真当上了作协主席,他也不可能在“下一秒就解散中国作协”。有关中国作协,是不是圈养作家的场所,我并不想讨论,但作协的“中国特色”却是不容置疑,也就是说,中国作协并不是完全意义的作家们自己选举和自己进行管理,进行维权和促进作家交流讨论的民间协会,中国作协和其他许多协会一样,都是背后有政府影子的“二政府”,他们的官由上级指派进行名义上的选举,他们的工作人员用国家财政包养着。作协一个重要职能就是充当作家们的“精神导师”,按照有关部门的意图,让作家更好地充当时代的“鼓吹手”而已。这样作协,岂是一朝得志当了主席的韩寒说解散就解散的;当然话又说回来,如果作协真的去魅化,成为作家们交流与维权的世俗性作协,韩寒也犯不着去解散了。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如是说。当我们仰望大空观看神七的时候,我们的孩子还喝着奶粉患着尿结石;我们也生活在一个有作家需要“精神导师”,但同时却不时冒出韩寒这样的“坏小子”的时代,这是一种双轨并行的时代,是一个转型的时代,也是韩寒“打不死”、作协“解不散”的时代。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时代的潮流滚滚向前,我们的社会会朝着文明法治,朝着思想更解放继续阔步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